津南校区洗澡收费的背后,仅仅是双校区运营问题吗?

大裤衩作坊2019-01-10 15:48:11

如果你是南开大学的学生,甭管你是在八里台老校区还是津南新校区,今天一定或多或少看到过这样的一条新闻:


调整津南校区洗澡费,由免费升为0.25元每分钟


这样一条新闻炸开锅了。


津南人民(低年级居多)普遍认为,学校没有经过调研,公示基本没人看见,突然就说涨价,这不是坑人吗?


况且0.25元每分钟,平时免费洗澡都是洗半个多钟头,这不是每次洗澡都要10块钱吗!还让不让人活了!


然后八里台人民就站出来了。说:


啥?以前津南洗澡是免费的?!大快人心啊你们也收费了!


没必要大惊小怪吧,那你们没经历过胡说啥呢,我们每次洗澡都不超过3块钱(少量5块钱)的,一年下来也没感觉有多大负担。而且你们洗澡都是在宿舍里,24小时随时洗,不用像我们一样还得跑一里地到浴园去洗。


其实这则新闻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津南人民嫌贵,八里台人民说其实不贵。这不就结了吗?顶多就是我们反映一下学校公示力度差,处置措施不周,但其实按照学校文件的意思,公共事项的收费标准老早就摆在那里了,等于很早就打好招呼要收费,现在开始实施而已。但是事实情况远非这么简单,八里台和津南的各种矛盾在这样一则新闻里激化了。


津南人民又说。凭什么!八里台现在宿舍也有空调了,市区便利的很。我们平时在郊区,物价本来就高,开销本来就大——而且我们没有老校区在市区里那样的配套设施,什么星巴克沪上阿姨麦当劳优衣库电影院我们统统没有,更别说公交地铁了,除了洗澡免费,我们还剩什么?你有本事洗澡收费,你有本事把这些玩意儿统统变给我们呀!


八里台人民又说。哦嚯,你们住着这么好条件的宿舍,这么好条件的图书馆,这么好条件的自习室,老校区什么都没有,连洗澡都得跑去公共澡堂,空调今年才装上,我们平时说什么了?饱汉不知饿汉饥,还来diss我们。


你看,问题一下子上升到校区层面。


很难说津南校区和八里台校区哪个更好。对于津南校区来说,便利的市区配套是最大的优势。原来没有空调的弊端也随着今年空调的安装变得好转起来。他们想要和市区一样的便利条件,希望出门大商场,左拐地铁站,没事儿还能吃个煎饼果子老王豆皮。对于他们来说,老校区的条件已经完全超越了津南,而洗澡不收费似乎成了他们最后的底线。


而对于八里台校区来说,崭新的校园和高出老校区不止一倍的校园设施也是他们羡慕的。当津南校区同学在可以和国家图书馆掰一掰手腕的图书馆中自习时,老校区只能在主楼和二主自习。我记得以前有一位津南的哥们儿来八里台,在二主楼自习半个钟头就受不了,嫌脏嫌乱——而我在这里自习了好几年。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津南洗澡收费就成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这就是双校区运营的尴尬。


但是我们回想一下,这件事仅仅是因为校区不同而产生的吗?从什么时候开始,洗澡收费问题已经并不只是收费问题:令人难以言说的是,大多数人的矛头并不是指向学校后期部门,不是探讨收费是否合理,而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对方校区,开始diss对方校区比自己强


资源配置的不均衡,不会使所有人感到满意。即使是同一所学校的同学,因为居住地点的不同,发生一点小小的收费问题(当然有些人看来不是小问题),就撕到如此不可开交。两个校区的环境和设施不可能一致,也不可能简单的认为这边会比那边好。就如同津南校区觉得自己菜价贵,但是他们却可以拥有公共厨房做一些简单的饭菜一样,难以表明究竟利益是亏是赚。而且我们都知道,八里台校区不可能把所有楼房推倒重建。津南校区不可能以光速修建一套市中心般的基建设施。那么为什么我们还会对这样一件小事动辄上升到校区弊端问题呢?


很显然,在这一事件中,很多人的出发点并不是政策的合理与否,而是隐含着“我已经过的这么惨了,怎么还让我更惨/他们总算惨一点了”这样的逻辑。从这样一条逻辑出发,任何一条小小的,即使是并无不妥的措施,都可能上升大层面的有着根本性的问题。


但是,我们只是收了每分钟两毛五分线呀。


如何用两毛五分钱的重量,去冲击津南校区/八里台校区好与不好、孰优孰劣的重量?


我们不否认人性就是这样,为自己的利益而奔波。但是,对于利益的追逐,如何可以从一件洗澡收费上升到校区问题呢?这里面的道理究竟在哪里?情理又在哪里呢?


与其考虑校区好不好的问题,不如去关注一下津南校区澡堂的质量问题,去关注一下热水稳定性的问题——这才是我们接到通知之后应该想到的东西。


不是“有本事把地铁影院麦当劳星巴克搬到津南来”。


不是“八里台装空调在进步,津南洗澡收费就是退步”。


更不是“八里台觉得洗澡收费正常就是被管理被奴役惯了”。


我洗了三年澡,突然被说成被澡堂奴役了三年,我还觉得委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