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7块5报名费都交不起,到开办出全国连锁店,这个靖江人的创业神话是怎样的……

影响靖江2018-10-09 09:16:33

2016年,

孙冬清回靖江创业开店时

周围人认为他“疯了”

认为靖江城市体量这么小

持续消费能上来吗

对此,孙冬清说

可能我就是家乡情结太重了吧


孙东清,靖江人,北京裕达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靖江商会常务副会长。埋首服装行业28年的他,当初走上这条道路却是无奈之下的选择。


艰辛的童年回忆


孙东清:那个时侯我就记得报名17块5,我妈因为农村的,17块5都拿不出来,都是我们县后面有个叫竹园,竹子要扛到西来去卖,等于说要走两个多小时,因为我家住在敦义那边,扛到西来卖掉拿钱,再去报名。

父亲的早逝,母亲的辛苦,少时的贫困,这些都让孙东清相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那时一个人的出路,要不是读书,要不就是学门手艺。孙东清选择了后者。

孙东清
初中刚毕业我就有这个想法,因为家里条件比较差,就我妈一个人,她又没有工作,农村的,我就一心想着早点去打个工,上个班,因为我个子小,人家比较五大三粗的有的还学木工什么的,我个子比较小只能学个裁缝轻一点的活。


跟一位靖江的裁缝师傅学了两年后,孙东清的一位亲戚邀请他去北京闯一闯 ,那是他才十八岁,却背起行囊,独自开始了北漂的旅程。

孙东清
那个时侯也快赶上计划生育了吧,也是坚持着要第四个,正好我是最小的一个, 妈妈不放心,我是这么想的,那个时候我们太年轻看不出来,整天就知道往外跑,不愿意在家呆着的。我们小的时候体会不到,现在回头再来想, 当时我妈肯定是不放心。


步履维艰的创业过程

怀着一把剪刀闯天下的想法,孙东清落脚在了北京。在那里,他却发现自己所学到的技术还远远不够。现实面前,孙东清决定沉下心来继续学习。他在北京服装协会报名,继续为期两年的培训。


在服装学会的期间,孙东清夯实了理论基础,得益于之前的学徒经历,理论和实践融合之后,孙东清的制衣水平获得了肯定。

孙东清
服装协会副秘书长一看我,小孙同志会做衣服,那些同学都理论知识,打板什么的他做不了,他一看我这个行,这么着,还有半年毕业,那个毕业证我给你,你现在就跟我去,你在我那专门负责量体、裁衣、打板什么的。

在服装厂打工整整六年,三十岁的时候,孙东清想到了三十而立,想到了改变,想到了挑战,由此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孙东清 
老这么给人打工也不是个事,就想着自己能不能去开个小小的厂,完了就还是跟那个副秘书长商量,他毕竟当时是我的老板,我的意思就是,我给你干那么多年了,你看我自己比如说弄个十台八台机器,你那活也做不了,我正好帮你做。

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是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有些摊主拿着样衣找到了孙东清,请他打板制衣,也是在动物园批发市场,孙东清有了自己的档口,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店铺。回忆那段时光,有创业的快乐,也有不为人知的辛苦。

孙东清 
像咱们这个西服的锁眼机,咱们是买不起的,那都是进口的那种,一台机器大概都在12万左右。那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办,就是加工完了以后,晚上,我亲自拿着三轮车拉出去,锁上扣眼,再拉回来,那都是等他们活干完了,一般那个时侯都得加班,活干完了基本上十点了,我再拉出去以后锁上眼回来,都凌晨两点三点的样子。


事业的转机

凌晨的街道上,为了梦想,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拼搏的身影让人动容。很快,站稳脚跟的孙东清在车站遇到了一位靖江老乡,阴差阳错的谈成了一笔大生意。

孙东清 
正好快到春节了,我去北京站买火车票,那时候买票都排队,排到大概有十来米的时候,有个小伙子过来了,挤来挤去的我看那样子要插队买票,完了就说你在这干嘛,我们这排了半天了,你到这就想插队买票,想把他轰走,他就过来跟我聊了,他说你到哪儿,我说我到无锡,他说我也到无锡,你是哪儿的,这么一聊他还是靖江人,他说我媳妇怀孕了,我没办法,我也着急,赶紧买个票回去,能不能帮我带一张,就那么跟他聊起来,靖江人互相留了个 电话。

他乡遇故知是一种缘分,孙东清的举手之劳却让这种缘分得以延续。第二年 ,孙东清接到了老乡打来的电话。

孙东清 
他说你不是做服装的吗,我说是啊,我们公司现在想订一批那个促销服,他因为是在一个卖红酒的公司,好像档次挺高的,完了我说行,我去看看。

凭着出色的设计,孙东清赢得了对方的肯定,顺利拿下订单。

孙东清
那个时侯一下签了500套,等于说你除掉80块钱成本的话,你净挣200没问题,那个时侯你说一个单子挣十万也是很厉害的。这叫机遇还是叫缘分没法去讲,就碰了一面在车上,他最后给你带来这么大效益,而且后面他还订了,还不是订一单,后面又继续订了两个单子。


随后,孙东清瞄准工装领域,为邮政、银行、证券等行业订制工作服,孙东清创业的底气也更加充足。而随着互联网对传统服装行业的冲击,孙东清开始思考业务的转型。

孙东清 
一个是劲霸,一个是都市星期天加上我们本身是做服装的,大家就是说现在这种模式单个品种现在根本不行。从2008年就摸索这个,一开始就在太仓总店,拿出一个3000平米的车间,尝试一下。

2008年,一个工厂店的雏形在太仓形成,劲霸男装、都市星期天的皮鞋,加上孙东清的服装产品,大家抱团闯市场。

孙东清 
做了一个试营业,当时车间拿出来,几乎没有什么房租,我们成本一下降下来了,我们店的所有衣服都是直接标了一个工厂价,商场有的时候顶多打8折,我们这个工厂价其实往外售基本上在4折左右。

工厂店的模式在太仓得到了成功,看到商机和转机的孙东清立刻和合伙人一 起,将工厂店开到了上海、南通、无锡等地。

孙东清 北京裕达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靖江商会常务副会长
总店一到什么过节礼拜天很多人会来的,乌泱乌泱的知道吧,再后来我们才开始发展上海,上海现在开了六七家了,苏中、无锡、苏州、包括南通,马上盐城也要开。


难以割舍的故乡情结

当工厂店开到四面八方,孙东清心中却有了一个想法,他想把工厂店开到靖江。选址、装修、开店,紧张的忙碌后,优斯特工厂店在2016年10月1日开业。

孙东清 北京裕达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靖江商会常务副会长
有些股东他们认为靖江好像人口稍微少了点,怕持续消费量上不来,他们也笑我,可能是家乡情结太重,我说可能是吧,但是我一心就想开,我寻思我这么好的产品,这么便宜的价格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家乡人能够享受一下呢。

当孙东清的事业版图不断做大,他加入了北京靖江商会,成为常务副会长。他说,当家乡人聚在一起,感觉异乡也成为了家。

孙东清 北京裕达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靖江商会常务副会长
因为在外地时间待长了,虽然说现在北京有家,家里人都在那,但是老有一种漂的感觉,还是不像到了靖江的感觉,这就是我家,那种踏实的感觉。

随着时日的增长,孙东清的故乡情结也日益浓厚。除了回到靖江开店,他也成为了最热心介绍家乡的那一个。

孙东清 北京裕达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靖江商会常务副会长
我记得我刚买北京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也不回去了,我就永远在北京得了,家乡就那样,但是从这几年来看,尤其是我们靖江前几年变化特别大,现在出去觉得也挺自豪的,跟朋友都说,你到我们靖江去玩啊,我们老家有什么河豚,汤包,我们都会介绍邀请他们去,就觉得我们家乡很漂亮。


网上有句话说:

外面好比大海,咸腥但辽阔;

家乡好比井水,香甜却平静;

每个人回乡创业的目的不同,虽然本质上都为赚钱,但也各有侧重,有的人只为了钱、有的人则是为了梦想、还有就是像孙东清这样的,为的是一种难以割舍的家乡情怀。


更多详情,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