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忠:我们来这辈子不是要去换人民币,是来完成自己梦想的

中莹之道简慧运营中心2018-05-26 12:56:17


文章为蔡志忠先生与太安精英青年私塾同学聚于杭州径山寺禅堂交流座谈现场录音




一个人要及早选择他最拿手、最喜欢的事,然后做到极致。无论做什么,没有不成功的。做汤包、做漫画家、做工程师,都一样。



我住在台湾靠海的小村庄,1948年出生。我们那个小村庄有个奇怪的现象,彰化市其他村都没有教堂,我们村有。有个人想当传道士,就到了我们的村庄。



我一岁就开始看圣经,一岁到三岁半,会背诵经文。从创世纪开始,我的大脑里大概有一百到一千个故事,五十到一百个厉害人物。每个人物都很厉害,耶稣基督会创立,可以使瘸子走路,可以使瞎子看见,摩西可以分开红海,诺亚可以製造方舟,而蔡志忠什么都不会。


都不会很惨,因为每个乡下三岁半的小孩都很明确知道他以后该干什。拉车的小孩就该拉车,农夫的小孩就去种地。只有蔡志忠不知道做什


我思考了整整一年。我躲在桌子底下,因为怕爸妈说我神经病。四岁半的时候,我找到了我人生之路,就是绘画,爱画。我要画一辈子,到今天也一样。


现在,我一天没有吃超过一个馒头。来杭州大约75次,最长46天,最短7天。一次都没有到外面吃饭,就是喝咖啡,喝咖啡,喝咖啡。抽烟,抽烟,抽烟。不要以为这样会死掉,我一辈子没生过病,没去过医院,身体特别好。这些都可以让自己很快乐。


那时候就很爱画,开始看很多书。那时没有画画这个行业,最接近的行业是画电影招牌。小学三年级,1957年,台湾流行漫画了,我就立志要当漫画家。我9岁时,已经读了500~1000本书。基督山恩仇记、汤姆历险记等等。要当漫画家,就要会编故事,会讲故事,会画故事。


我智商超过200,我小时候几乎所有科目都考100分,全校最厉害的十个去考省一彰中,那时候还不是联考。我一心要当漫画家,所以无所谓是不是要拿文凭。没有实力支撑的文凭,只是一张废纸。现在,我只剩下诺贝尔跟奥斯卡奖杯没得。桥牌亚洲冠军,奖杯125个,没发奖杯的不算。


念书不是为了拿文凭,是为了学习。为了使自己有一技之长。全世界最厉害的人,没有机会念大学。有次我去大学讲座,说,各位同学,很明显你们没有理想,因为有理想的人老早就离开了。老虎伍兹十个月开始拿球杆,两岁上场一杆进洞,那时候没有录影。麦可乔丹三岁半开始在后院打篮球 。


任何厉害的人,从小就开始想通,这辈子要拿什刷子混饭吃,及早就把刷子选好。所以我初中二年级就向台北出版社投稿,不晓得几岁签约当漫画家。我跟我妈说,妈妈,明天我要去台北,画漫画。就是永远不回来了。她说,你要跟你爸讲一声。我说好。吃过饭(我爸爸不讲话的)我就站在他后面,他在看报纸。我说,爸,明天我要去台北。他说,去干嘛。我说,画漫画。他说,找到工作了吗?我说找到了。他说那就去吧。一共27个字,他讲13个字,我讲14个字。他没有回头,我也没有走到他面前。


去台北的时候,那时火车可以坐在最后,火车有一个铁栏杆,甚至脚可以跨在底下,看著铁轨一直往后面跑,心狂喊:永远不回来了!很高兴。


到台北,开始住的很糟糕,画好了把椅子拿起来放桌上,然后睡在桌子旁边。睡梦中,从鸡鸣狗叫声变成卡车发动的声音,才意识到,哇,我现在是职业漫画家了哎!非常高兴。


所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事,把它做到极致,是人生最大的快乐。我们来这辈子,不是要去换人民币,是要来完成自己的梦想,走自己的路,其他都不值得。




不切割生命去赚钱赢利


这之后我画漫画,画了200本,去电视台5年,去漫画公司7年,拿过动画金马奖——总之所有的奖都得了。


36岁的时候,有220万人民币,三栋房子。我说,这辈子赚钱的事够了,从此不切割任何生命去赚钱盈利,所有的时间都归我享用。


我去日本4年,画诸子百家。我不急著出版。几乎画了20本,才开始出版。


1990年5月1日,我带著女儿移民温哥华。我们家有玻璃屋,我对著玻璃屋看著星空,觉得我好丢脸,竟然抛弃养育我长大的母亲——台湾这块土地。于是决定回来,留我太太和女儿两个人,我跟我老婆说,你们留在这,我一定要回去。我如果死在温哥华,我会哭。所以就回来了。


回来时,我觉得我应该要为别人多做一点事。一朵花可以开,树可以长,杯子可以装水,这就是功;把它(自己的事)做到最好就是德。雨会飘,水会流,风会吹,树会长,花会开,时钟会走,这就是功,把它做到最好,就是德。


生命的实相在于当下


是生命的实相——生命的实相就是当下。我们只能把每个当下当作生命的微分,就像每个当下是你生命的切片。用这样的态度,你会马上感受到有什不一样。那就是生命的实相。


你要知道,1岁的你跟今天的你,跟7、80岁的你,是不同的人,去年的你、今年的你、明年的你是不同的人,因为条件都在变化。当你把每一个刹那当作时间切片来生活,你就会非常感恩。


我开始在台北坐公车上班,上班时间很塞车,所以大家都7点或6点半就先到公司。我一上车就会感谢司机,早上五点可能闹钟响了,刷牙洗脸,赶到公交总站,就是要开车来载我去公司。你会觉得,所以人人为我,会觉得非常谦卑,非常喜欢。


蔡志忠作品


我去温哥华,大约25趟,50班飞机,每班12个钟头。这12个钟头好像什都不能做是吗?才怪。我将这12个钟头视为完全独立不受影线的空间,在这期间,我读了600本书,写了12本书。你不可以改变空间,但可以改变自己。往好处想,但不是阿Q式的。


面对任何,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去反应,而是如实地过著每一刻。100%投入,心像镜子一样。然后就可以体会到,其实生命不需要那多。


我知道,人生不是来换名利的,人生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李开复说,世界因我改变。我倒没有那大的理想,只是说,我要做出最好的自己,把自己做到最好的极限。当你这样做的时候,能够得到最大的快乐。一个人唯有做自己最喜欢最拿手的事,才会得到最大的快乐。


我曾经坐在椅子上58个小时。坐椅子只坐5公分,姿势很正,所以手不会酸,脚不会酸,肩膀不会酸痛。我唯一会动的只是手指头。你置心一处,置身一处,所有的全部都听不到。


我曾经42天没打开门,在屋子面完成一件工作。58个钟头,为了完成一个电视片头。曾经去日本4年画诸子百家。曾经10年又40天研究物理。我非常喜欢一个人做自己最喜欢的事。



当你全情投入,所有其他一切都完全不存在


一个人,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那会是怎样呢?我平常天黑就睡觉,醒来就视同第二天。通常都在早晨一点左右醒来。通常抽烟,泡咖啡,站在窗口,对著天空,假装可以看到星星银河思考──台北市已经看不到星星了。思考了大约十分钟到二十分钟,思考很多,第一个当然是这一生,然后是这一年,这段时间,再来是今天。今天要做的事全部想一遍,然后回到桌边开始工作。


当你工作时,你能随心所欲,做出来速度比你想的更快。你会觉得自己像神一样。无中生有,刷刷刷刷。画漫画时,大雁、可爱的小嘴巴,都是同时瞬间出现,你的心怎想,完全照应出来。有时候画出来比期待的还好。你会觉得,生命像一股甜蜜的河流,通过你的身体,你会感动地想流泪。原来生命竟然是这的美妙。




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


我很早就体悟到,打开门,走出去,是知道自己要去哪的。你们昨天打开门,知道要来径山。我们开车上高速公路,是知道自己要去的目的地。而人生这大的旅程,99%人却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什厉害的人很早就非常确定他们的目的地,然后一心朝向那个地方走。


两岸没有直航以前,我在香港转机大约50次。我的旅程就是香港出发回台北。但是我归心似箭。我的理由是要去巴黎,纽约,夏威夷。但多数人虽然是要去伦敦,都还在羡慕人家去大溪地。


我一辈子会做到死的那一刻,连死的那一刻倒回来我都想好了。我会葬在少林寺塔林。死掉前一礼拜会在西溪湿地办一个60人的party。


如果你有去我们家会看到,所有桌子都是一样的,排两排,可以坐60人。高度75,宽度90,长度180,厚270,排整齐都一样。


人能早点想通,这一辈子到底要来干什?我们不是要来赚钱,是要来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其实想做的事蛮简单,对我来说。


一个人要及早选择他最拿手、最喜欢的事,然后做到极致。无论做什,没有不成功的。做汤包、做漫画家、做工程师,都一样。


第二个,在做的过程中,如果你做出来的比期待的好,就会更好,比期待的快,就会更快。这也要自我要求,比期待的坏,你后来会做不下去。比期待的慢,会越做越慢,最后放弃。要有自我要求。


我画画,没有超过十张是不会站起来的。画画期间也没有抽烟,因为忘记了。你到我西溪湿地那,说是A栋蔡老师,警卫会让计程车进去,因为警卫都被我买通了。一共22个警卫,我送他们每人一张画。我坐那画22张,送给他们,回来时在想,如果我画到屁股痒到非站起来不可,到底要画几张?第二天开始坐下去(画),34张。一张可以卖8000块。


所以你一定要对自我有要求,当然这件事要是你所喜欢的。如果做到第一点,选择自己喜欢的,最拿手的,然后做到极致;第二点,越做越快,越做越好,你就达到第三点:品质最高、效率最高、成本最低,这样就没有敌手了,敌手都死光了。用这样的方法,没有什不能达成的。


另外一个,所有做的事情,要改变观念。每个人都说,我要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努力做,这样不对的。去街上看,没有人不努力。一个人,下午三点半,冒著大太阳,骑著摩托车,你问他在干嘛?他在努力赚钱。努力,不会达到最好的结果,所以要倒过来,一定要先想你要达成什目的,然后想需要什条件,然后设计一条路去达成这个目的。


亚里士多德讲过一模一样的话:每个人都有理想,成功者的法门,就是做好所有的准备,第一是准备好朝向目标的金钱和智慧,第二是死命朝向一个目标前进。我自己也是。


我拿过很多桥牌冠军,比如亚洲桥牌冠军。17个国家,没有哪一个~如果拿到第五第六名,会不好意思,因为台湾几乎是前三名。别的国家也是。会场上要打12天,到第5、6天,你的成绩还是第八、九名,别人问你们队成绩如何?会不好意思说。走路都头低低的。所以没有人不努力。


努力没有用,那该怎么办呢?



此时,此地,此刻,尽可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我的习惯是,第一,出发前,先把回来要放奖杯的位置擦干净,然后拍拍它,说,要乖哦,我要带一个奖杯回来放这。男生娶老婆不也是这样吗?礼车要出发前,新房要准备好吧。


第二个,到了会场,先去看后面的颁奖台,奖盃都在那里放著的。我去抚摸冠军杯,(跟它说)要乖,12天以后我带你回去。这都是在对自己宣誓。


心态很重要,有一个最关键,一般人常常不容易办到:很多人都在关键时候表现失常。只要更关键,就失常地更厉害。厉害者不一样,最后一场一定完美,倒数第二场几近完美,倒数第三场差不多完美,这样。


林海峰第一次跟坂田龙斗(坂田龙,围棋名人冠军),他的老师跟他讲的第一句话是,平常心。意思是,你只要正常发挥就能把他打败。事实上,林海峰本来很紧张,后来就没有紧张。最后4比2,赢了。


所以平常要自我训练,你想要做什么,一定想要完成什

一定要像画一本漫画书,书出版了,读者看完了,觉得很棒。他看得懂,觉得很棒。然后再开始画。


我们生活,一定要用时间切片,去感受,这才是生命的实相。就像我送人家一张画,我会说,过去我没有欠你,此后你没有欠我,意思听得懂吗?就是说,我不是欠你才送你画,你得到画也不不必觉得你欠我。做什么事都要这样。此时,此地,此刻,尽可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刚刚各位向我跪拜,其实我很惶恐的,我跟你们一起跪。现在我坐在台子上,其实我的演讲能力是不太好的,但坐在上面,我尽可能让自己讲得比较好一点。尽可能扮演好自己应该做的角色,然后,当做完以后,不需要后悔。人生一定是实况转播,人生从来没有试验。一生下就开始了,没有错了再来过这回事。我们不可能重複回到过去,再去过一遍。


任何时间,就像你认识一个人,可能一辈子只碰到一次。所以我很不喜欢欠“一辈子只能碰到一次的人”的人情,也不会去得罪。自己的心永远要保持“永远活在当下”。对别人,所有的宗教都很像,只是讲法不同。很多媒体会问我,蔡老师,你是天主教,你又画道家儒家画佛经,那么多宗教,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我说,其实所有的宗教都是在教人家好的,目的是让一个人无论遇见什样的情境,都能够身心安顿。虽然讲法不一样。



一般人境界很低的时候,会觉得都不太一样,就好像在山脚下,看到很多不一样;当他到了半山腰,看到是一样的,很多不太一样;当他到了山顶,几乎所有人看到的那边都一样。分别只是他的眼力不一样而已。


什么是忠,什么是恕?


儒家是人与人的和谐,道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禅宗、佛家是人与自己的心的和谐。他们用的词不太一样,但终极的那个是一样的。基督教讲的是爱,爱就是把别人当做自己。道家讲的是忘我,佛学禅宗将的是无我。没有自己。儒家讲的是恕,恕听起来好像不太一样,那是不了解恕的真正原因。儒家讲两个事情,一以贯之无非是忠、恕两字而已。


什么是忠,什么是恕?忠就是恰如其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个人做好自己的角色,人家的小孩、人家的父亲、人家的先生、人家的邻居。在其位谋其政。跟别人在一起就是恕。恕,就是推己及人。当我们跟别人在一起,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作为自己,已经做到止于至善,当我们跟别人在一起,要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


无论是犹太人、阿拉伯人,都是一样的思想。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