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找了100个人做了这样一个实验,看透婚姻本质与出轨的真相!

富爸爸穷爸爸2019-02-22 13:42:50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这才是美国


最近在看特蕾西·麦克米伦的一本书。关于两性心理学的,看得我悚然而惊。美国人写的恋爱婚姻,绝不是我们的情感专家那么温吞水,他们直戳真相,犀利残酷得令你受不了。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们常听见女人抱怨,我老公是个妈宝男,只听他妈的,不听我的,我生孩子,一个人带,一个人赚钱,他完全不管,他还出轨,他还家暴……


这种抱怨,我们看了都会愤怒,然后全体妇女同志万众一心地告诉她:你遇上渣男了。但是,真相是这个女人遇上渣男吗?不是。



特蕾西·麦克米伦通过大量的采访和数据告诉我们:他是渣男,只因为他不想对你好。换言之,你的份量,不足以令他对你好。


以下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这个实验,我们姑且称为婚姻配对实验。它来自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经济学家Dan Ariely的《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在这个实验中,工作人员找到100名志愿者,男女各半,在各自背后,贴上一个数字。数字从1到100,代表他们的价值。即,有人是1,有人是2,有人是3……有人是100。


然后,志愿者要自行去寻找一个异性配对,让两人背后的数字达到最大化。结合后的数字乘10,就是两人获得的奖金数。这就说明, 假如99与100组成组合,获得的奖金是1990美元;1与2组成组合,获得的奖金是30美元。


如此一来,大家为了利益,都拼命去向数字大的异性讨好。99与100就成了人间中的红人。大家都涌向他们,甜言蜜语,谄媚示爱,努力求合,百般承诺,千般包容,万般展现自身的闪光点,向99和100表达好感。


99与100享受着众人的爱与照顾,成了男神与女神。他们不仅不用努力,反而得千方百计地拒绝他人。与之相应的是10以下的人。因为数字太小,他们无人光顾,孤苦伶仃。


不仅如此,他们还得使出浑身懈数,不断下降底线,去讨好他人,可惜收效都很小,甚至没什么收效。实验从始至终,这种状况都存在。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自身价值越大,你享受到的善意、帮助、包容也越大。一个人的自身价值越小,你承受的冷漠、攻击、蔑视也越多。而更残酷的事实是,即使你承受的恶意再多,也不能改变你的处境。


你依然被忽视,被拒绝。哪怕你千方百计寻找到一个伴侣,要么价值同样小,要么结合之后,剑拔弩张,因为种种原因争吵不休。


因为,你在寻觅过程中,承受了太多负面情绪。你需要发泄。


于是,拍档就成了你愤怒的出口。最后,实验人员总结说:


在婚恋的世界里,与其千方百计指责你的伴侣,不如反过身来,看看贴在自己背后的价值标签。


因为,你的遭遇,与你的价值相匹配。

你最亲密的人,也与你的价值相关联。


多么残酷的领悟。


原来,婚姻中一方的冷暴力、出轨、渣、懒、坏、毒、恶,许多时候,与对方有关,也与自己有关。与对方有关,是因为这是对方的言行;


与自己有关,是因为这是你选择的人,你无法令他向善、向美、向而生。他面对你,无意于成长,也无意于自律,更无意于好好与你相处。


一切都任性而为。不仅不建设,反而在破坏。


积极心理学家塔尔·宾·沙哈尔说:婚姻就是一桩买卖,婚姻双方通过这桩买卖获取幸福。既然是买卖,那就有“待价而沽”、“看人下菜”等连锁反应。


你是LV,我自然珍惜如珍宝。你是30块的伪劣品,我自然不重视。

 

特蕾西为了研究男女相处,她花了几年时间,做了大量关于两性关系的调查。调查开始之前,她接到许多女性的请求:


特蕾西,去问问男人,是什么促使他们成成为好男人?带着这些问题,特蕾西开始与各阶层、各年龄段、各个文化层次的男人交谈。


她发现,除非特例,绝大多数的回答是:他们心里都有一个表,魅力、情商、收入、地位、文化、生活习惯……一一都有挂钩。


按照这个价值标准,他们会衡量每个遇见的女性对象。远超标准的,他们会尽最大努力;接近的,他们也会试一试。


否则,他们会很敷衍。也许会奔着一夜情、炮友、排遣寂寞的目的,打几个缺乏热情的电话,发几条随意的信息,又或者什么都不做。


即使因为种种外在原因,将就着结了婚,也不意味着他会改变,你们从此幸福。遇见麻烦时,他会缺乏积极应对的动力。


他们会说:“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就这样!”于是继续不作为,甚至会破坏,任由关系恶化,朝深渊不可制止地走下去。


下面这个是知乎网友Visible Minority的故事,他的男朋友是来自非洲的一名阿拉伯人,而且是穆斯林。而她是正宗的共产党员,出身于传统的军人家庭,爸妈也都是老顽固,但是他们却愿意为对方改变为对方付出。

Visible Minority的故事


去年拍的。

今年一月一号,我们去了同一个地方穿一样的衣服又拍了一样的照片。

我爸妈是我生活圈子里,最“种族歧视”并且还引以为豪的人:黑人智商低没文化、(啊?除了黑人白人还有其他颜色外国人?)、阿拉伯人狡猾没信用、穆斯林一票恐怖分子、非洲人全是中国人的穷亲戚、白人都是大色狼,婚后不是出轨,就是没有责任感不懂得照顾双方父母 ……


总结成一句话:找老公要在中国找,最好不出江浙沪。


他们不是最底层,完全没有见过外国人的人:本科,政府工作,生活在一线城市,两个人都是NBA死忠粉,接触过外国文化,喜欢小混血。


但,在自己女儿的问题上,他们对于以上判断十分确信,不容置疑。

我跟爸妈的微信聊天记录


我是真的希望能看到我们我们结婚的这一天。虽然困难重重,想起来就忧愁。但我看男朋友,就有一种刘烨看安娜的感觉,“人生都被照亮了”,错过了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为爱改变是我愿意想方设法主动了解你。


他的母语阿拉伯语,我的母语中文。我们俩法语和英语都很好,以为沟通没问题。但是,我在课堂上学的法语,出了国只够在课堂上用。最贴近生活的词汇完全是块空白。


所以,只能法语不灵的时候说英语,英语不灵的时候查字典,懒得查字典比划比划呀,比划不清楚画啊唱呀。


我们无时不刻在聊天,有时候他讲阿拉伯语,找不到相应的翻译,就向我描述一个场景,慢慢地我就记住了这个阿拉伯语,回忆起来都觉得很神奇。


想想交往过的外国男生,一个单词重复三四遍人家就倦了,我还常常感到自责,懊恼自己的法语还不够好。


有一天我转发了自己的另一条知乎回答到朋友圈,极简主义生活方式是什么? - Trois 的回答,他竟然回了一长条。

我说:我转发的都是中文,你干嘛这么费劲看呀?


他说:我想知道你关心什么呀!你转发的文章我每一篇都Google翻译了!


比如下面这篇:

他拿出手机,现场演示全文翻译。但他一打开Google首页,我看到搜索记录和常去网站全都是我转发的文章,当时心里突然被揪了一下,好像第一次被一个人那样关注过。


我们吃饭的时候会看看“阿拉伯好声音”,他连歌词也会解释给我听。相反,有时候他问我某样东西用中文怎么说,我认为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两回,总是懒得回答。现在逐渐地,我也会主动向他解释,所有的改变都是良性的,互动的。


自从我跟他说,我爸妈只接受中国人,他已经开始学中文了。最近咿咿呀呀地在学声调,超可爱!


可惜他跟我这个南方人学普通话,不仅前后鼻音不分,而且越学越娘,一张口就是“么么哒,哎哟哟,哼,呸,呶,囡囡。”


我最近在跟他学阿拉伯语,讲话时手势特别多,见面右手捶胸,语气词特别硬,好像分分钟可以上战场。

在厕所马桶对面的墙上,我贴了一块白板,每次上厕所都会随性写一点中文拓展拓展他的词汇!

那些丑的不行不行的小人都是他画的!


为爱改变是不以性别、背景评判你,不计较付出多还是少。


我爸爸,今年就50岁了,一辈子没有下过厨房,在他的概念里,所有的事情是有“阴阳性”的,一些事情理应被女人处理,男人不应该插手。要说大男子主义,我爸应该是首当其冲。


男女之间,并没有人“有义务”服务于另一方。但在一些人潜意识中,总以性别为由把女人视作“应该提供服务的人”。


当时我就在想,国籍和人种真的能够代表一个男生的好坏吗?


跟这个男朋友在一起,是我第一次从心里感到了被恰如其分的对待。


我做不好,他帮我,他做不好,我帮他。


我们发挥各自的优势。有时候这个优势是由于性别而造成的,有时候是我们的教育背景造成的。


从来不基于性别而预设要求:他不会因为我是女生就要求我做饭和打理家务。他热爱厨房,我讨厌下厨,自然而然就分工合作。

每次做饭前都有一次开场白:


我去做饭啦!今天我要研究一道新菜!
今天我要做虾!
今天我要做鸡肉!
今天我要做三文鱼!
你在这里好好工作,一会儿我叫你来吃饭!
一定会好吃死的,miam miam miam!


每次他幸福地去厨房,我幸福地吃饭,太美好了!


(这就是他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快乐的小非洲人!话说我好喜欢非洲啊,真是生性乐观!感觉每天都好快活!)

2015年我刚刚创业,加拿大和国内两头忙。每天窝在沙发上视频开会、打字。一坐坐上一天,他三顿饭都准备好。我特别不好意思,就提议刷碗。他很生气,问为什么一定要计算谁做的多谁做的少。我工作忙,他就多做一点家务,如果他工作忙,我也会这样照顾他啊。


很偷懒,我只做过一顿饭,还是速冻饺子:

从创业开始到今天,我的合伙人每天晚上工作到2点,早上8点半起床,这样的状态连续几个月,没有休息日。在遇到男朋友之前,我和合伙人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是自从他到生活里来以后,我的整个人都打了鸡血一样。


我很专注地打字,一转头发现他在摘葡萄。
有时候一盘剔好核的枣子。
有时候是已经放在盘子里的薯片。

上学前把饭菜做好塞住我的书包里。

也不说什么,东西放好就走了。

我不认识其他的阿拉伯男人,但是这个人大男子主义么?


我们两个人超爱打来打去,互相捉弄,互相挠痒啊。我经常突然倒地,让他伸手来接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到很欢的时候我从沙发上掉到地上,我全身上下都扑腾着,蹬他踹他挠他,没有手闲着。


他一只手和我打闹着,另一只手捞着我的头,保护我不碰到桌角。

我走路走着走着,他一把拽住我。旁边有尖尖角,地上有水,我都没注意到。


最微小的细节,他做的那么自然,留我一个人被他的举止打动。他或许都不记得,不是最正常的反应吗。可我做不到那么细致:我开柜门的时候会不小心磕到他啊,我一个人在家烧饭不会想起来发短信问问他会不会回家,有没有吃饭。


说实话,有时候我在想他怎么能考虑地那么周全,我在想他累不累啊。但他对陌生人、朋友也都非常礼貌体贴。我想这是一个人的礼仪,是除爱之外的,良好的教养,这些为别人着想的习惯只有长久培养才会成为本能。


为爱改变是不强迫你变成我要的标准。


我非常坚定地不信教。并且,由于媒体的原因,我对伊斯兰教存甚至有很多偏见。


因为他,我开始关注伊斯兰问题,选修有关宗教的课程,看穆斯林的纪录片,经常向他请教宗教问题。伊斯兰本身的意思是“和平”(虽然在知乎上关于这个词意有很多争论),虽然我对教义有很多怀疑,但是宗教在我男友身上展现了很多美好的面貌。


他对自己有所约束,他的心里有界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时候也很古板,比如同性恋,什叶派、犹太人这些议题还是很敏感。


我们几次大的争论都是有关宗教问题。但总体而言,宗教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让他存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生活方式,无可厚非。


生活中的唯一矛盾在于,我吃猪肉。


同桌进餐,他自己不吃猪肉,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吃。在国外的餐厅很好解决,因为各自点各自的餐,但是国内大家共享食物就会有点问题。尤其是我们什么馅儿里都掺一点猪肉,云吞饺子春卷。


有时候我会发点牢骚,因为中国好吃的猪肉太多了!我的家乡杭州东坡肉,哎呀呀呀,咩咩咩,好吃的不行啊!还有梅干菜扣肉,肥而不腻,我的天哪!

但我生病的时候,他还是特意去唐人街买了皮蛋瘦肉粥和肉馅烧麦。


虽然有点可惜,但是想想看,每个人不都有点忌口么,互相尊重就好。


有的时候我跟爸妈聊天,有意无意地放一点风声,爸妈立即变得特别紧张,尤其是爸爸,特别严肃,声称你敢找外国人就不用回家了,我赶忙打一个圆场,顾左右言其他。


一挂了电话,整个人特别沮丧,冲动地跟一旁什么都没听懂的他说,要不咱么干脆生米煮成熟饭算了。


他赶紧堵住我:


“如果我们不尊重你的父母,他们永远也不会尊重我们。永远不要有这样自私的想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们会理解的。我们会得到祝福的。”


那他的父母怎么想呢?


是啊,不仅对于华人来说,嫁阿拉伯穆斯林人是一个冲击,对于他们来说,娶一个毫无宗教信仰,并且还是亚洲人真的也很奇怪。前几天他接到朋友电话约他出门玩。他说,不行啊,我要陪我女朋友。


他朋友会说,哇,你还跟那个中国女孩儿在一起呀。你们是认真的啊。


挂了电话他笑嘻嘻跟我说,他们啊,他们不知道我爱你。


他的姐妹都很喜欢我,我还没有和他妈妈会过面。


但我让男友非常正式地跟他妈妈声明:我不信教,我永远不入教。我尊重他们的宗教,但是他们也必须尊重我的原则。


她妈妈说,宗教没有人可以强迫,只要我们俩人是相爱的,没有人可以用宗教的理由来介入。


我觉得,嗯,阿姨,还是挺酷的。


这学期我在上种族的课程,在前殖民地国家跨宗教婚姻并不罕见。像我们这样一方有宗教信仰,一方是无宗教的不算稀罕事。在男友的家乡,犹太人和穆斯林联姻,逊尼和什叶联姻,这样看似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家庭也是存在的。


去年法国轰轰烈烈“禁止穆斯林女性在公共场合戴面纱”的政策一出后,法国电视台采访了一对穆斯林姐妹,但是有意思的是这个姐妹的父亲其实是犹太人。孩子是有自由选择自己宗教的权利的。


我的男友说,他不会逼迫小孩入教,但是他从心底觉得伊斯兰给了他内心的安宁,他说他也会向孩子讲述古兰经的故事。但与此同时,我还觉得我共产大法好呢,我还觉得红烧肉好吃呢,哈哈哈。我们如果作为父母,两方都有教育孩子的权利。入不入教是他们的权利。


为爱改变是两个人共同进步、一起成长


我刚到加拿大的时候,他每周末都会带我骑自行车,滑翔,皮划艇,跳舞。我是一个特别宅,特别不爱社交,不爱运动又恐高的人,他必须“逼着”我我才做。


我还以为是我给了他机会,但其实是他一边在充实我的生活,一边还保护我的小骄傲。我总爱给他各种建议,但随着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多,我才发现他比我优秀的多。


我在做女装品牌,做好视频正愁配乐,他拿起吉他看了一遍视频,即兴一次过关。超级好听。


他自带非洲人属性,鼓点、现代、爵士什么音乐都能跳舞,我也被拉着学起了salsa。


我们去游泳,因为从小在地中海沿岸长大,他游泳好爆了,一直耐心教我各种泳姿。


我说我爸爸教过我武术,他说他也会martial arts。一过招被他虐哭。


有一天我吹牛逼说我打乒乓特别厉害,约球之后又被虐死。


之后了解到他跑步、排球都是专业级,我撂狠话说不玩了,玩什么都输,特别丧气。


他见我脸色不对就一直哄,也被我的好胜心笑哭。


后来想想也觉得自己好奇怪,明明是游戏我也要分出胜负。其实多了一个私人健身教练,有什么不好的。


我们现在每隔两天去滑冰,因为都是第一次滑,一起学新的项目,一起进步!

再过一年半我就要回国了,我的合伙人、我的爸妈都在等我,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回加拿大。我总是做最坏打算,经常在对话里给他打预防针。


他每次听到“还有很多很好的女孩子啊”之类的,他就特别火大,问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what if the best girl is already in my arms?"


有一天他回家,突然郑重其事地跟我说,他决定要跟我回中国,定了,这个夏天就先到中国来看看。


他说:你一个人在中国会不会跟中国男生跑了。


我说:不会啊。


他说:不行,我怕你一回国,别人又对你好,家里又给你压力,我就把你丢掉了。你要是能来加拿大,我在这里等你,你要是来不了,我到中国来。


对于未来,我想我充满信心,至于怎样让爸妈能去除一切种族、宗教、地域的偏见,接纳他,我相信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为了他,我愿意接受这项挑战。


看完这个女孩的经历,你们觉得这个男孩凭什么让这个女孩愿意为他去挑战父母?而这个女孩又凭什么能够让一个男人愿意妥协他的信仰,随她到陌生的国度生活?因为他/她值得。


婚姻中的自省:我为什么会匹配一个这样的人?


一个美好的对象,能激发人性中的善良与勇敢。而一个不自爱、不自尊、不自立的伴侣,则会诱导出人性中的恶。这也就是心理学上的两性吸引力法则的由来。


不是他本来是恶魔,是你无法令他成为天使。

不是她本来是bitch,而是你令她缺乏修炼成女神的动力。


当一段恋情或婚姻不能给你正能量的时候,这时候你应该做什么呢?


你应该擦干眼泪,吞下脏话,收起想要刺死对方的刀子,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


反思≠埋怨。

反思=理性的自我反省+勇敢的自我负责。


不是问对方,“你为什么这样对我?”而是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匹配一个这样的人?”


如果他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反思:是不是自己的包容纵容了他?是不是自己的咄咄逼人把他越推越远?是不是自己放弃保持身材、活出自我;放弃继续工作、自食其力?如此,你就会从怨妇,走向独立女性;从不作为,走向积极行动;从依赖成癖,走向主导自己的人生。这,才是一个不幸女人真正的救赎。


 @富人必读

 微信号:moneyroses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老话说的好:宁愿挤进富人圈里当穷人,也不呆在穷人堆里当富人。那么富人为什么富?穷人为什么穷?因为富人爱创业,穷人爱打工;富人让钱为自己工作,穷人为钱而工作。关注富人必读,让我们一起学会富人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