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周五】赤瞳x秀动联合呈现:屋塔,北京现场

SCHOOL学校酒吧2019-06-16 09:57:21


初识U.TA的音乐,仿佛独行于雾气弥漫的午夜地下隧道,来来往往的车辆带过袅袅轻烟,身边的浓雾稀释了刺眼的灯光,它被照耀成彩色,时而聚合,时而散开,像是七色颜料正在眼前流淌,隔断了众人。然而这美妙的迷雾却拌杂着刺激性的味道,它轻抚着你的感官系统,挑拨着每一丝神经。你浸入于此,踮起脚尖,整个身体跟着雾气缓缓飘落。相比此时眼前朦胧的真实世界,脑中闪现的回忆画面反而更加清晰……

U.TA(屋塔)是一支来自台湾的Dream Pop乐队,至今已走过他们的第12个年头。乐队最初为主唱鱼雷与贝斯手Garry组成的双人迷幻民谣组合,2013年吉他手John与鼓手Tao的加入使U.TA进化成完整的四人乐队。经过长达两年的创作后,Full Band编制的U.TA发布了首张全长专辑《缓飚公路》,随即由赤瞳音乐引入大陆版专辑,在两岸乐迷耳中掀起波澜。

专辑《缓飚公路》中的同名歌曲是主唱鱼雷写给去世的父亲的一首歌,飘忽的吉他勾勒着从现实抽离而来的平行世界,沉重的贝斯低频和机械冰冷的节奏会将你拉入孤独的谷底,而主唱鱼雷则把千言万语汇成最简单的短语,用恍惚的呢喃式唱腔缓缓道出。U.TA在这亦幻亦真的迷离公路上起航,走近了,你在这里,走远了,你没有离开……

U.TA的音乐难以定义,也许因为他们善用吉他音墙和缥缈的律动,你才经常会在Shoegaze系列演出中看到U.TA的身影,但U.TA并不限于此。谈起风格,他们的看法是“用风格说事太理所当然了”,他们不喜欢被任何音乐风格所拘束,只是轻松的形容自己为“华语流行”。

距《缓飚公路》面世至今已近三年,U.TA也筹备了一些新的作品。3月30号晚,他们将带着这些新作来到SCHOOL,从这里启程,踏上他们2018“枝时”春季巡演的旅途。说到这儿,你要还天真的以为他们是你印象中的宝岛小清新,不如先看完下面这段采访再下定论吧。

#U.TA最早是双人迷幻民谣组合,为什么想要做成Full Band编制?你们四个是怎么结识并走到一起的?


鱼雷:我(主唱)和Garry(Bass手)是最早的创始团员,也发行过两张双人时期的EP,总觉得如果是乐队来做会更完整,而不是将丰富的编曲寄情在录音室作品裡,现场演出不踏实。而吉他手John是Garry的弟弟,完全的血脉相传。鼓手Tao则是Garry的网友,2013年初在某次聊天才知道Tao是多年没碰鼓的鼓手,一个契机开启U.TA就变成full set乐队至今。


#大家都在专职做音乐还是会有别的工作?


鱼雷 :专职音乐与服装设计,两者对我都是密不可分的存在。

Garry : 现在社会一个人有两种以上的工作, 我相信是越来越常见的, 音乐我不敢说是专职的工作, 但是担任专业音响品牌的销售员, 绝对是我主要混口饭吃的工作

John : 有一份音响销售员的工作。

Tao :  专职做音乐, 作只是兴趣。 

#听说John和Garry是一对亲兄弟,John初次接触吉他是因为恰好Garry留在家中一把吉他?很好奇兄弟俩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会不会从小就在音乐方面互相影响和启发,并且很有默契?


Garry : 从小被父母送去上钢琴课, 上课时我弟就在旁边乱,  我弹错被老师骂他就在旁边笑,  后来升上国中就没学琴了, 反而是弟弟爬上钢琴椅子跟我的老师继续学,那时候有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证照考试制度, 我去帮老弟报考, 反而几年下来考出了五张证照, 让他臭屁到现在… 

不过因为年纪差六岁的关系, 人生互相长期错过,也不断重复,读大学时我就直接搬去外地住宿了; 而我弟也才正要高一,正值叛逆期的傲少年,每天都玩疯 ! 同时的我, 在大学热音社是完全的狂热份子, 不仅组了乐团, 还一口气组了三个: 一团弹吉他, 另一团被找去当主唱, 还有一团是弹贝斯(根本不会弹贝斯), 然后在弹贝斯这个团, 认识了现在屋塔的主唱! 

我跟我弟的人生, 前半段几乎都是六年进位的方式在走的, 大学加上当兵, 是我跟我弟彼此最不熟识的六年, 只记得家里提到他高中有段时间报名学校吉他社团。某次我大学毕业后从台中搬乐器回台北, 入伍前夕, 瞥见小老弟在房里把陈绮贞的吉他弹得零零落落, 令人听了不禁悲从中来, 于是我默默地把那把墨产Fender Stratocaster放在门口, 就当兵去了… 

退伍后跟屋塔主唱鱼雷决定还是必须好好找到团员时, 回家发现改成留长发风格的老弟, 居然在房间里速弹大黄蜂, 立刻就拉他入团, 然后就一直到现在了~

是不是很有默契我是不太知道….


#鱼雷曾在一篇介绍台湾自赏乐队的文章中说到当代的Shoegaze乐队中“盯鞋和音墙正逐渐消逝”,你们对Shoegaze风格在当下的这种衍变怎么看?


鱼雷:访谈是写下了这段:「 Shoegaze意味着更多的迷幻声响,也越来越偏向混种的音乐走向,更加的Dream Pop或City Pop,更为大家所接受 。而往回看,原意指低着头盯着鞋子的自溺成分,音墙正慢慢消逝了...」

其实当时蛮随意轻描淡写地写这几年大环境乐队曲风口味的转变,Shoegaze大量Feedback与扭曲的吉他音墙与流行Dream pop画上等号或染上复苏的City pop风格,甚至Hip-Hop / R&B也混种在其中,纯粹的Shoegaze不太能满足现在选择过多的听众,造就经典的Shoegaze代表乐队地位更是不可动摇,新生shoegaze乐队无法成为经典,倒是迷幻变得有点廉价。

#想知道有哪些与离U.TA的音乐风格很远的音乐人影响过你们?(或只是喜欢)


鱼雷 : 窦唯 / Portishead / Bjork / Feist / Juana Molina / St. Vincent (应该风格有远吧?!)

Garry: NIN / RATM / Deftones / Cypress Hill / LMF / Kamasi Washington / The Intermet / Seo Taiji

John : FISHMANS (JP)。

Tao : 我音乐通常都是从听鼓和节奏开始,哪里有好听的鼓或是特别的节奏、特别的声响我都会去听。从金属到爵士 ,Funk, Hiphop, DnB, Dub.....我的Drum Hero是Jojo Mayer, Benny Greb, Mark Guiliana, Chirs Dave, Richard Spaven.


#你们的排练频率怎样?一首歌是以怎样的过程形成的?


鱼雷:我们基本一周练团一次,都是平日的下班后常常是晚上9:00练到凌晨1:00;遇上表演就是一周三次。

大多是我写歌大家编曲,近期有加入吉他手John的新作,也蛮多是练团时大家Jam出来的音乐,我再给予这首歌想表达的词意跟画面,几乎每首歌在唱时,我都在心中会写一套电影剧本,未来有更多余力也很想将每首歌的拍成MV,完整的表达歌曲的概念含义。

#鱼雷也会偶尔做一些Solo Set的演出吗?与U.TA有哪些不同?


鱼雷:因为大部份创作都是从我出发,就累积了许多个人版本的demo。U.TA是四人乐队,编曲上更为丰富,但基于私心,我也蛮喜欢个人版本的原曲,也蛮常有个人邀约,除了吉他与Vocal的合音looper外,也会搭配一些电子音源pad,常有个人演出时,器材带得比乐队还多,但歌曲也是纯粹的鱼雷原味风格。


#去年的大陆巡演你们曾在武汉做了一场票价1元的唱片店不插电小型现场,十分有意思的想法,那场演出是怎么促成的?现场怎样?


鱼雷:这样的想法是来自于厂牌-赤瞳给的一个建议,想着中间有个武汉停留三天,可做有趣的不插电小演出,加上先前厂牌底下有乐队去感官唱片店也做了这样的演出,就当下联系决定演出。票价1元是感官唱片的负责人之一,小笔的想法,一方面场地有人数限制,免费演出无法预测观众数量;在大陆,U.TA又是第一次演出,时间紧迫,宣传售票成效不大,就一起商量来个游击式的1元演出,果然消息一放出,当下就额满Sold Out了。但因为巡演是Full Band形式,我们没淮备不插电,也考验我们的临场反应,器材也是在巡演期间商借或想替代方案,也最考验鼓手Tao的功力。我也在这场演出提议能否用影像直播,虽然是在U.TA的脸书直播,但反应也蛮好的,让大家能有机会感受在武汉当下的我们。

Tao: 我是表演前才确认鼓的器材。在我们之前感官唱片店办了几场成功的演出,表演器材是用整套真鼓,效果很好但邻居似乎不太喜欢。我们这场表演鼓的音量可能会决定下一场表演是否顺利的关键之一(压力大)。当天我们一颗14寸小鼓,Cajon+踏板当Bass Drum,再加上我两组8寸Hi-hat。 表演前一天感官唱片的参观加上器材组成的特别(当然也包括小笔的热情招待),我决定在表演内容上也融入感官的本体。所以在某些节奏、过门还是感官的唱片架、墙壁完成的。我当下是十分投入这场演出。

#为什么将此次巡演命名为“枝时”?


鱼雷:枝时是来自我们去年(2017)11月在Indivox与StreetVoice音乐平台发表的EP: 「枝 Twig_s」,也是今年我们预计发行新专辑计划的先声,而决定在进录音前预先巡演,感受听众对于新作品的反馈。Twig_s枝是来自于春天枝叶繁茂新生之时,「枝时」春季巡演也就挺好的。


#这次的大陆巡演带来的新作品有哪些变化?


鱼雷:2015年「公路巡航」的U.TA屋塔,音乐上承袭了很多鱼雷与garry两人编制的较深沉的风格,从缓飙公路专辑可以感受到许多摸索,四人各自风格的碰撞!而演化至今2018年的我们,累积许多演出经验,彼此更有默契。

新作品也能感受到我们整体转变更为明亮轻快,而不失原有独特的迷幻味。像是「Make Some」是吉他手John写的曲,可能那时他在谈恋爱,我在写歌词时去揣摩这首歌想传达的感觉,就像电影一般的纯爱轻快感。「雾」我想表达自然界雾气弥漫的成人爱情,「香」则是叙述如同陌生人或是让你勾心的香气迎来。

所以并非刻意的改变风格,而是顺应这个乐团每个人的状态来反映作品!因此编制也随编曲做了很多乐器配置技术研究与演奏技巧的精进,「雾」与「香」在这次巡演是全新乐团版本,从未发表,也请大家敬请期待。


#最期待去哪个城市?你们似乎对美食非常感兴趣,有没有期待吃到哪些大陆的美食?


鱼雷 : 第一次去西安,想去感受古都的空气与历史感。我爱吃辣,所以还是希望能好好的品尝成都的辣。

Garry : 武汉,热干面和黄酒。

John : 期待武汉的热干面。

Tao : 每个城市都很想去看看,特别是接触各式各样的人和他们的生活态度。


#最后,可以向我们推荐几支你们喜欢的台湾乐队吗?


鱼雷 : 王榆钧与时间乐队 / TuT 

Garry : 林强 / 你们你们 / 枪击泼辣

John : South Bad Boy  / 荡在空中 / 糯米团。

Tao : 白目乐队

采访/ DJ二儿子

U.TA 屋塔《Lost in Vegas》MV

  当晚嘉宾:

Last Goodbye

2015年成立于北京,穿梭在Shoegaze与Neo-Psychedelic之间,用噪音制造感人的画面。

Founded in 2015 in Beijing, shuttled between Shoegaze and Neo-Psychedelic, creating moving images with noise.


The Playcat

癫狂,冷静,怪力,悖乱。

撕裂苦楚,吞吐烟波。

成立于2017年1月,来自冬季末尾的重霾之中。醉心于猫一样傲娇的姿态,不急不缓地追求不合时宜的靡靡之音。轮回在丢失了月亮的午夜里,被梦蚕食,活跃在没有声音的房间里,飞行,跳舞。

The PlayCat was formed in Jan 2017 in Baoding, originated by Yang Fan who likes garage rock but can not afford to buy a garage,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girl He Wei and king of crash Shun Li. Guitarist Niu Jialong joined since June 2017. Like its name, the band in conformity with cat sprit of `like, listen, dislike, go fuck off`and lives in the roughest rehearsal room in Baoding




  Ruby Eyes Present:U.TA 2018 Spring Tour  

Genre:Dream-Pop

Time:2018/3/30 21:00

Lineup:U.TA,Last Goodbye,The Playcat

  Price:90 RMB(On Door),70 RMB(Pre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