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地战友拜年记行 风雅颂诗苑(第143期)

风雅颂诗苑2018-09-20 14:59:59




正月四地战友拜年行



  四地战友拜年记

乔首国

2018.3.16


这是一次策划已久的行动。去年腊月,前旗战友邬子杰娉闺女,消防战友去了50多人,许多战友退伍后一直没有见面。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斑白,其间的跨度竟然是四十多年。席间,推杯换盏之际,呼鄂包巴的部分战友相约,今年正月要搞一次四地战友的拜年互访活动。

今年正月初二,这次拜年活动的热心张罗者韩飞虎便迫不及待的给鄂尔多斯的刘向东老班长,呼市的周万川老战友打电话商量具体的出行时间。万川建议初四成行,这样,他可以利用外孙开学前的半个月时间完成这次四地战友互拜互访活动。可向东班长偏偏初十前家里拜年的人太多走不开。这样,这次活动就一推再推。因为车的因素,正月十九,巴彦淖尔战友韩飞虎开着他的福特四驱越野车,只约了我和李永义直奔鄂尔多斯东胜区泊江海子镇郭万良家。

立春后的河套,已经有了春的气息。上了黄河大桥,眼前弯弯曲曲的黄河伸向远方。大桥下面的河滩,河水已经化开,一群洁白的天鹅在水中游弋,过了桥就是鄂尔多斯高原了。放眼望去,蓝天之下,黄沙漫漫,沙蒿、冬青、沙柳等植物还没有披上绿装。远处的天空中,飞来一对北归的雁群,嘎嘎的叫声,似乎在呼唤春的到来。望着眼前的一切,我突然想起了唐朝边塞诗人王维的诗句:“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汗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只有来过或者居住在塞北偏远地区的人们才能体会诗人在进入边塞后,看到塞外奇特壮丽风光后所抒发的真实感受。

中午赶到万良家,多年未见的战友陈玉林带着老伴已在万良家等候。随后向东老班长也被网友开车从东胜送来。有战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万良两口子,正在厨房准备着中午的午餐。从去年正月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次拜访打扰万良和鄂尔多斯的向东、陈勇、玉成、长青、建伟、刘波等战友、朋友了。说话间,各种年货和美酒佳肴已摆在桌上,因为我们已经和万良老伴熟了,大家也不客气,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中午、晚上连着喝,不觉夜深人静,大醉而眠。万良家暖暖的火炕上,大家挤在一起,有梦,也有鼾声!

郭万良的乡村别墅

郭万良和老伴康镇合影

万良和他的老伴吕凤英今年都68岁。从相貌到精神,怎么看也不像个近70的老人。万良退伍后和王长青都在鄂尔多斯供电局工作,国有垄断企业,工资、福利在战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在东胜有200多平米的楼房,每年水电物业费照交,可他俩不在城里享清福,偏偏跑到农村买了200亩地,过起了种地植树养殖,闲来读书做诗拉二胡的农村生活。几年时间便在村里建起了1000多平米的住房、客房、大厅、仓库、暖棚等生活、生产设施。问他这么大岁数了,建这么多房子干什么。他开玩笑说:有机会想搞个农家乐,为当地的旅游事业做点贡献。看的出来,虽然岁月已磨平了他年轻时的万丈豪情,可能从他的所做所为中,我们依然能感觉到那种不服老的一片壮心。

郭万良家远景

万良老伴勤劳贤惠,家里家外是万良的好帮手,我找机会就和她开玩笑。她话不多,但应对幽默得体,总给人一种随和亲切的感觉。家有贤妻,应是万良一家的福气。

第二天,我们吃了凤英嫂子给我们做的猪肉臊子豆面后,就与万良老两口一道去东胜给向东老班长拜年。有万良做向导,没费多少劲,我们就来到向东老班长家,等了一会儿,老班长老俩口从亲戚事宴上匆匆忙忙赶回。老班长家坐落在东胜老区,小区的外观很普通,进了家,却非常讲究。房子很大,客厅宽敞明亮,中式装修的硬实木家具,精致典雅。饭厅摆着一个大大的圆桌,品尝着各种茶点,我们几个说起了去年正月初九就在这张圆桌上,几个巴盟呼市战友加上诗友、朋友崔健、赵建与鄂尔多斯的战友吃着向东嫂子亲手做的硬四盘、手抓肉,尽情的喝酒唱歌,席后,又去达旗的边玉成班长、郝建伟,包头的徐树仁、鲍连春、诗友平凡、懂你、追梦、曙光梅,五原的杜良那里大吃大喝了几天。向东班长的老伴不仅贤惠善良,而且性情爽朗随和。向东班长曾在巴彦淖尔市消防支队担任过几年的副支队长,期间,家属来探亲,巴盟的战友免不了要招待吃饭开玩笑,因此,这位军嫂和我们巴盟的战友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来到她家,我们真有点宾至如归的感觉。说话间,已是中午,向东班长的网球好友(简称球友)打来电话,要我们赶紧去饭店。今天是向东班长的球友请我们吃饭。这是一次球友、战友聚会,有20多人参加,这些球友大部分在临河见过面。去年七月份,全区老年网球比赛在临河举办,我们曾在一起吃过饭。席间,大家各选代表,唱歌敬酒,酒酣耳热之际,大家谈过去,谈健康,谈如梭的光阴,谈退休后悠闲自在的生活。我敬酒的时候,还特意讲了一个九十年代巴盟文化局领导陪伊盟文化局领导到磴口县北阴山南麓人根峰、母门洞观光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人根峰成了崛起的巴彦淖尔,母门洞成了开放的鄂尔多斯。听了这个段子,两地战友球友相互调侃,不亦乐乎。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兵哥哥来敬酒,不喝你也得呡两口

下午,一帮战友来到新区康巴什陈玉林家。陈玉林,蒙族,73年兵,是三中队一班战士,和我、周万川、徐树仁一个班。退伍后在达旗展但召等乡镇任过武装部长。因平时很少联系,我开玩笑说:我们来你家本打算是扶贫的,谁知,竟然住着一百七八十平米的楼房,你这是典型的金屋藏娇,不问世事。玉林老伴昨天我们在万川家吃了一天的饭,大家已经熟了,所以,虽是初次来家,大家也不区心,吃着桌上的各种奶食和手抓肉,大家无拘无束的开着玩笑。晚饭,玉林女儿给安排在附近小区里的一家住户餐馆内,餐馆蒙式装修,墙上挂着成吉思汗的画像。女老板是玉林的一位亲戚,蒙族,说话笑咪咪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蒙族姑娘特有的风采。蒙族待客的最大特点是先吃后喝。开席前手抓肉,血肠,蒙族叫活倒肚,炖牛排、奶酪、酸奶等各式茶点已经上来。吃的差不多了,女老板受主人委托,捧着银碗哈达,唱着悠扬动人的蒙歌给客人一一敬酒,这个时候,高潮迭起,气氛热烈,不管客人主人,能喝一斤的,绝对不喝八两,能唱歌的,绝不用主人邀请就会主动的唱起来。就这样,大家在悠扬的歌声中,喝到了深夜,凡能喝酒的,几乎没有不醉的。席散,我们本来打算到王长青家里住,可玉林女儿硬是把我们安排在宾馆住宿,第二天还硬是不让我们结账。同行战友韩飞虎说:玉林这个女儿,从我们昨天来了以后,就看到人前人后的张罗忙乱,根本不用父母操心,这样的女儿,真是父母的小棉袄。

陈玉林蒙餐招待战友

第三天上午老班长边玉成、玉林、万良、长青等战友陪我们游览了康巴什新区的黄鹤楼风情小镇康镇。这个小镇建的很有特色,在到处都是蒙元文化氛围的康巴什新区,忽然来到了这么个充满了晋中风情的小镇,欣赏着山西的各种小吃和店铺,总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中午,长青在饭店里的一个蒙古包中请客。昨天晚上玉林的一顿大酒,喝的大家到现在都晕头晕脑,本想吃点面条之类的便饭缓缓劲。可长青哪里饶你,拿上酒来,又是几瓶,除了开车的飞虎、玉林,其他人又开始云里雾里了。

康巴什 黄鹤楼合影

晚上,老班长陈勇已在东胜做了安排,可飞虎把手包丢在了万良家,边玉成班长、王长青又陪我们几个来到万良家取包。结果是万良说服了陈勇班长,陈班长退了东胜的预约,带着酒和凉菜从东胜赶来,又在万良家喝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间散的,也想不起来陈班长什么时间回去的。第二天起来,就好像刚从酒场上下来,我和飞虎睡了一上午才感觉到有了点精神。下午,我们路过东胜把刘班长接上,直奔今年拜年的第二个目的地呼市。路上,向东班长接到陈勇班长的电话,说晚上聚会的饭店和雅间已预定好了,请准时到场。听说我们已在路上,陈班长说,他安排了两次,巴盟战友两次失约,不够意思。他还说:如不是公司有急事,他也会随我们一起到呼市拜年会战友的。


席间,边玉成展示他创作的书法作品。

这一天的晚上,万川招待,九人6瓶不够,餐厅老板又给搬来了足能装五六斤酒的一个坛子,因为高兴,大家就轮流举着酒坛子,唱着这一杯老酒开喝。因为当时给几个群里发了视频和照片,现在,几位战友举着酒坛子喝酒的照片和视频已在战友和有的亲戚群里传开。我回来,我的姊妹亲戚见我就说:好家伙,你们这些战友,多大岁数了,还抱着坛子喝酒,没成数。我说:那就是个道具,我们要是真抱着酒坛子猛灌,那不成了绿林好汉聚会了。

自治区70年大庆主会场 2018,3.10

万川、其小是两位热心人,我和飞虎来呼市,除了吴总、张学荣、陈建新、许林科、张玉雄等战友招呼过我们外,他二人更是每次来,每次招呼,着实让人感动。

去年夏天,万川招呼我们几家,带着老伴去四子王旗葛根塔拉草原旅游景点的牧民朋友家玩了两天。吃手抓肉,喝马奶酒,唱草原恋,睡蒙古包,拍夕阳红,尿太太口服液,尤其是几位军嫂舞着纱巾拍照,高兴的都像几个小姑娘似的。秋天,其小又邀了我们几个临河、呼市的战友去武川的希拉穆仁草原尽情的游玩了一天,其小的蒙族朋友杀羊置酒,又是大醉而归。

葛根塔拉草原掠影  2017.6,24

周万川,73年兵,先在三中队后到大队部司机班。77年退伍后,到呼市公安局工作,改开之后,是战友中最早下海经商吃螃蟹的人,虽出身农村,可在公安局工作和下海经商之后,朋友圈都是些主流社会里非富既贵的人物。万川穿戴得体时髦,改开初期,和战友聚会,常自嘲为“远瞭港澳同胞,近看本地个泡”,不了解的人初次接触他,给人以放荡不羁的感觉,时间长了,才感到这是一个思维缜密,行动果断,仗义疏財,喜交朋友,表里如一,在政界商界都吃的开的人物。他在蒙古国和俄罗斯呆了几年,八十年代,给老婆治病,花了几十万,保了老婆一条命,那个年代,万元户就是很有钱的主了。前年,万川、其小还和向东班长、飞虎,开车几百里,带着礼物,去乌兰察布的丰镇看望退伍后回了农村的几位69年老兵。这次出来的第五天上午,万川、其小等陪我们游览了自治区70周年大庆主会场。中午,韩继斌老班长请客,呼市战友杨维正、王建华班长,周万川、李其小、祁全喜、齐凯等参加。晚上杨维正老班长做东,茅台酒招呼,还特意带来老伴作陪。还特别邀请了当年的部队领导杨印中队长参加。我因参加了一个三团战友的聚会,来晚了,将功补过,进了雅间,跑步报到,举手给老首长敬军礼。结果,大家都说:乔首国机关兵,这个军礼敬的太不标准了。我说:这不怪我,当时,俺班长就是这么教的。大家一阵大笑,举杯畅饮。

第六天早上,王建华班长请吃早点,上来烧麦、凉菜,又是三瓶老酒进肚。期间,建华班长的老伴为了助兴,还为我们唱了两首老歌,花篮儿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来到了南泥湾……”,听着这熟悉亲切的歌声,我们仿佛又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吃罢烧麦,喝完老酒,向东老班长、长青、飞虎、永义我们几个坐车直奔包头。



中午,76年兵康铁生、孙勇招待,晚上胡达人,徐树仁、鲍连春、刘振几个待我们,人均又是七八两。第二天早上,向东老班长由闺女陪着去医院检查,我和飞虎、长青商量:我们出来连续几天中午、晚上喝,其中三天还是硬早点。刘班长手、脚都肿了,长青心脏也不太好,只要我们不走,包头、鄂尔多斯的战友就会陪着我们喝酒。这样下去会喝坏身体的。统一了思想,也就是我们出来的第七天早上,吃了早餐,我们一行三人开车上了高速,才给包头、鄂尔多斯的战友打电话道别。包头的战友自然又是一顿抱怨。

包头战友聚会合影  2018.3.11

我们三月六号出去,十一号回来,七天时间,从巴彦淖尔、鄂尔多斯、呼和浩特、包头走了一圈。所到之处,都受到了东道战友的热情招待,感动之余,我们几个巴彦淖尔的战友只能说:三地的老班长、老战友们,谢谢你们的热情招待并真诚的邀请你们带着你们的老伴,带着你们的家人来临河,来磴口做客。

此行出来,我和李永义有诗奉上:


鄂尔多斯游(康巴什)印像

李永义

轻风吟唱柳枝和,桥卧长虹翠柏坡。

康镇清幽通古韵,乌兰浩渺浸烟波。

飞来黄鹤金沙落,留滞红湖玉鸥歌。

蓝色汤汤飘黛彩,高原景秀绿蓬勃。


欣闻边玉成老班长赴韶山瞻仰毛泽东纪念馆并捐赠手书毛泽东词诗长卷有感。

李永义

解甲从文猴性灵,长飘粉彩赤情升。

怀悬济世宏图志,手秉狼毫抒劲锋。

墨染红心添鹤寿,砚磨筋骨录仙风。

青丝飞雪童颜驻,河畔依然不老松。


【中吕·山坡羊】忆当年

乔首国

军装穿上,水枪端上,三伏三九军歌亮。练穿衣,练起床,爬墙跑步单双杠。烈焰浓烟冲火场。生,人民养,殇,人民想。



万良家


我们这次出行,真可谓是一路歌声,一路酒。其实,嗜酒者,也不止是我们这些战友。自古就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感慨。唐代诗人多,嗜酒者也多。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个个爱酒,且都饮酒而诗兴大发,创作出不朽之作。

宋代的婉约派词人李清照爱酒之深,可与李白、苏轼等同列。她的大部分词中都充满浓郁的酒香,有的淡饮,有的浓醉;有的乘兴而作,有的引恨而为。她用诗情伴着酒香,让宋词也醉了!


如梦令: 沉醉不知归路

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唐朝李白,酒醉,除了让杨贵妃高力士提靴研磨外,还写了流传千古的好诗: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人生不过百年,众战友皆60开外,珍重,且行且乐且安康!


乔首国于2018.3.16 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