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艺术之邪魔降临(第一部分)

心灵海豚湾2019-01-10 13:36:33


这是一个发生在泰国的重大事件,涉及到泰国近代史、涉及到宗教、涉及到皇室,涉及到人伦,涉及到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全新世界。


时间:数年前

地点:上海

人物:我、杨姐、坤前辈、坤嫂

事件:吃


正文:

某一次在上海举行的业内交流会结束,我和杨姐宴请泰国的亲子鉴定专家坤前辈和他的中国妻,一同品尝当地的名小吃。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中国的话,您会用哪个词?”

我这样询问坐在对面,正饶有兴致用一根吸管在蟹黄汤包上比划来比划去,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的坤前辈。

坤前辈下意识地将吸管如同香烟一样夹起来,皱眉想了半天,终于道:“博大!一个历史如此久远、胸怀如此宽广的国度,只用用“博大”来形容!”

“那泰国呢?”

“泰国?”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清迈人,坤前辈居然犹豫起来,似乎想不到一个好词语来形容自己的祖国。

祖籍广西的坤嫂从坤前辈手中拿过吸管,熟练地帮他插入蟹黄汤包中,笑道:“我在泰国也呆了这么久,如果要我来形容的话,应该是聪明。”

“聪明?”一旁的杨姐万万没想到坤嫂会用这个形容词,不由出言询问道:“是泰国人很聪明吗?”

坤嫂点头道:“泰国人确实聪明,但这个国家更聪明。”

随后,坤嫂讲述了她的理由。


原因很简单,二次大战期间,泰国是唯一一个没有遭受日本侵略战争涂炭的东南亚国家。

说起泰国没遭日本侵略战争的涂炭,就不能不提及倍受争议的泰国时任总理銮披汶。

銮披汶有一句最著名的言论:“哪一方在战争中溃败,哪一方就就是我们的敌人。"也就是说,他在外交上奉行“胜者为友,败者为敌”的策略。

正是这一点,保全了泰国。


当日本军队在亚洲战场上节节胜利的时候,为讨好日本,銮披汶一方面大力发展同日本的贸易关系,另一方面强力镇压国内的反日力量。

1941年,銮披汶政府与日本签订了《日泰同盟条约》,正式成为轴心国一员,并于1942年1月向英美宣战。

为巩固日泰同盟,1943年8月,日本同意把缅甸掸邦及马来西亚北部四邦转让给泰国,这一时期,銮披汶在国内的声望也达到了鼎盛。

而当战局不利于日本时,銮披汶就开始疏远日本。

1942年底,他在战时参谋部会议上指出:"哪一方在战争中溃败,哪一方就就是我们的敌人。"

1943年7月以后,轴心国战势转衰,东条英机为巩固日泰同盟关系亲自专程访问曼谷,但身为轴心国成员总理的銮披汶却借故没有参加同年11月召开的大东亚会议。

这个“胜者为友,败者为敌”的政策,也让战后的泰国成为了唯一没有受到同盟国起诉的轴心国成员。

泰国的“聪明”使其非但没有在二战中受到创伤,相反还在战后获得了经济发展的机遇。

也因此,泰国的国力在东南亚诸国中一直稳居第二(第一是印度尼西亚,但人均GDP远低于泰国)。


我听完之后觉得有点尴尬,所谓的“胜者为友,败者为敌”不就是典型的“墙头草”吗?

比起“聪明”,似乎用“无耻”来形容更合适一点。

杨姐看出了我心中所想,笑道:“小W,对于一个人可以用是非观来评判,但是对于一个国家,就不能看过程,只能看结果,二战期间泰国是一只夹在大象中间的小蚂蚁,如果不是这个政策,或许就被一脚踩死了,根本不会有现在这种强大的国力。”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杨姐所说确实有道理,和人际交往不同,国与国之间永恒的只有利益。


坤前辈一边听我们讲话一边吸蟹黄汤包中的汤汁,吸得不亦乐乎、眉眼大开。

“那泰国人呢?都和銮披汶一样“聪明”吗?”我询问道。

我所说的“聪明”带点贬义,虽然这样问有点不礼貌,但好奇心促使我提出了这个问题,坤前辈夫妇性格都很随和,不至于因为这点心生隔阂。

坤嫂摇头道:“泰国确实不乏一些玩弄小聪明的人,但绝大部分还是守规矩的,因为他们有一样我们很多国人都没有的东西。”

“是什么?”我好奇道。

“信仰。”

“信仰?”

“对!信仰!”坤前辈将吸完汤汁后软塌塌的包子一口吞了下去,满足地长舒一口气,接过话头道:“我们国家几乎全民信佛,相信善恶轮回、因果报应。”

“哦,原来是这样。”我有些明白了,有信仰的话就会自己约束自己,不至于肆无忌惮地去做那些为人所不齿的事情。

我忽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电影,道:“那些邪术呢?比如那部很火的电影《恶魔的艺术》,里面的邪术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那些养小鬼的术法,为什么泰国人这么相信,和信仰有关吗?”

我不过是随口一问,万万没有想到坤前辈居然瞬间愣了神,原本胃口大开的他,面对桌子上众多美味的小吃却失去了继续饕餮的兴趣。

我好奇地看了坤嫂一眼,发现她也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我只在一些有过刻骨铭心回忆的客户脸上见过这种表情,看来我这随口一问,居然触及到了坤前辈夫妻内心深处潜藏的记忆。


半晌功夫,坤嫂终于缓过神,拉了拉坤前辈的衣袖,将他游离在外的魂魄拉了回来。

坤前辈反应过来,忙道:“不好意思,小W你这一问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发生的一件神秘案件,失态了、失态了……”

坤前辈的话语瞬间勾动了我体内的八卦之血,天雷地火一触既燃,我看向他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八卦欲火”。

杨姐看到我的模样笑了,对坤前辈道:“小W最是听不得这种神神秘秘的事情,不听个真切估计以后没法睡个好觉了。”

杨姐打了哈哈,继续道:“当然了,我也很好奇,如果方便的话,能否说说案件的情况?”

坤前辈忙道:“方便方便,只是案情很复杂,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起……”

足足考虑了十数分钟,坤前辈才开口说起了那桩发生在泰国的神秘凶案。

随着他的讲述,我和杨姐也进入了一个和东南亚盛行的邪术有关,匪夷所思而又光怪陆离的奇葩世界。


清迈市位于泰国北部海拔三百多米的山谷中,是泰国北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中心,也是泰国第二大城市。

市内风景秀丽,遍植花草,尤以玫瑰花最为著名,有“北方玫瑰”之称。

我有幸去过清迈一次,和喧嚣繁杂、钢筋混凝土林立的曼谷不同,清迈透露出一股历史的厚重。

城内泰、华、苗、瑶等众多民族和谐共处,市内古代历史文化遗迹遍布,现代民居、别墅、商务楼林立,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景色独特,繁华异常。

清迈市的居民大都笃信佛教,古色古香的寺庙殿堂到处都是,与新建的白色建筑物错落相间,富有泰北色彩。

而坤前辈的鉴定中心,就坐落在清迈市的北郊。


从鉴定中心再往北数十公里处,有一个小城叫湄林,这里西临素贴山国家森林公园,东临屏河,距离清迈市只有一个小时车程,是一处休闲养老的好地方。

清迈的有钱人特别会享受,每年最多忙上半年,其余时间都会挑一个风景好的地方度上几个月假期,所以许多有钱人家都在湄林修建了度假庄园。

但这些人基本都是将这里当做休闲的去处,真正将家安在这里的不多,久居湄林的,只有少数的几户豪族。


在湄林小城的西北角,素贴山森林公园和屏河交汇的地方,有着一个占地面积数万平方米的庄园。

庄园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玫瑰山庄”,山庄用玫瑰命名,不是因为清迈的玫瑰花最著名,而是因为这里居住着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豪富之家,他们赖以生存的家族生意,就是经营鲜花。

今天我正式给朋友们开讲的这个大事件,就发生这个美丽的“玫瑰山庄”。


“玫瑰山庄”的总面积有数万平方米,但实际建筑面积不大,只有中间竖立着两栋小洋楼,其余地方全部种植着各种各样的鲜花。

一望无际的花海汇成一片姹紫嫣红的云彩,当你置身其中的时候,会完全地陶醉其中。

微风徐徐,一波又一波的花浪带着各种香气迎面袭来,让人如同置身仙境。

在这鲜花开放得最美丽的季节,会有许多人莫名而来,欣赏这如诗如画的美景。

但此时达娜(化名)站在花海之中,却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因为现在不是白天,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达娜是这户豪富之家的大小姐,平日里住在其中一栋小洋楼的一楼,在这深夜时分,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屋外的花海之中。

达娜看着四周黑黝黝的一片,内心无比恐慌,今天晚上又是一个无月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不远处小洋楼的窗户中透露出一点灯光。

这无边的黑夜只是达娜恐惧来源很小的一个部分,真正让她魂不附体的,是一个让她完全无法理解的极端状况!

就在一分钟之前,她还只穿着内衣躺在软绵绵的床上,而一分钟之后的现在,她突然衣衫完整地出现在这距离小楼足有数百米的花海中!


虽然卧室就在一楼,但是要从小楼走到这里,起码四五分钟,何况还要穿衣穿鞋。

想要在一分钟之内从床上爬起来穿戴齐整,然后再穿过花海走到这里,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达娜万分惊讶,自己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难道突然之间有了特异功能不成?

四周传来虫鸟嘶哑的鸣叫,让达娜的恐惧更甚!

在黑暗中,那一朵朵摇摆不定的鲜花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个游荡的鬼魂,让达娜无比压抑和恐惧,她来不及细想,迈开步子准备穿过花海跑进小楼。

而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更让她恐惧的情况!

她的脚,完全麻痹了!


达娜惊恐万状地看向脚下,居然有一片模糊的血迹!

那血迹慢慢从地下渗出,进而包裹到她的足底、足面、小腿、膝盖处……

血迹每蔓延到一个部位那个部位就会彻底麻痹,再往上蔓延,就会侵袭她的全身!

也就是说,最终结果就是她全身都彻底麻痹、不能动弹!

达娜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恐惧的时刻,她张开嘴大声呼救,想让距离几百米的家人来救她。

但无论她如何长大嘴巴努力发声,却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血迹却偏偏没有一点止步的意思,还在随着她的膝盖往上蔓延,达娜定睛看去,那血迹居然看起来像一个恶魔的头像!

恶魔头型血迹蔓延到一个部位,那一个部位就会彻底失去知觉,仿佛完全脱离了自己身体的掌控一样。

大腿、臀部、下体、腹部、胸部、脖子……那血迹蔓延的速度并不快,足足半个小时才往上行进到下巴处,越是这样带给达娜的恐惧就越甚!

眼看自己脖子以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再往上就会蔓延到口鼻处,一旦口鼻失去知觉,就只有活活憋死一条路!

达娜内心惶恐万分、精神已经接近完全崩溃!


一个星期之后,就是自己的婚礼,帅气的新郎还在等着揭开自己头上的婚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准备做最美丽的新娘的时候,却出现了今天这样匪夷所思的恐怖状况!

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在这个无边无际的花海中,谁能来救我?

难道自己短短二十多岁的生命,就要终结在这看似美丽却暗藏凶邪的花海之中吗?


“达娜!”

仿佛从宇宙的边缘处中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声。

谁在叫我?

已经万念俱灰、闭目等死的达娜听到这声呼喊,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一片黑暗。

是我听错了吗?

“达娜!达娜!”

呼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

有人来救我了!

达娜瞬间恢复了求生的意志,张开嘴巴努力想要回应,却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达娜泪流满面,从心里发出回应,但可惜的是,这种回应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到。

而这个时候,血迹已经蔓延到嘴唇处,达娜的嘴巴也随之完全失去了知觉!


我要死了吗?

就在达娜万念俱灰的时候,身体突然晃动了起来!

随着身体有节奏的晃动,达娜突然发现,知觉回来了!

嘴巴、脖子、胸部、腹部、下体、臀部、大腿、小腿,足部……所有的部分重新有了知觉!

我要逃出这个黑暗,我要逃回我的小楼!

达娜趁着知觉恢复之际,全身一使劲,居然奔跑了起来,瞬间就跑进了小楼,房间里那刺目的灯光映入眼帘,让她久久睁不开眼睛……


“谢天谢地,我亲爱的达娜,你终于醒了!”

映入达娜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面孔,面孔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男子,身材修长,俊朗不凡,脸上满是对达娜的担忧之色。

“颂!”达娜惊呼一声,投入了眼前这个英俊男子的怀抱。


男子叫做拉玛、颂(化名,后面简称颂),是达娜的未婚夫,按照当地的习俗,婚前一个月未婚夫妻是不能够住在一起的,为什么颂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惊魂未定的达娜来不及细想,紧紧地搂住颂,此时此刻只有躺在爱人的怀抱里才最安心!

颂满是担忧道:“达娜,你梦到什么了,怎么吓得满头大汗,怎么叫都叫不醒。”

原来自己是在做梦!可是那个梦怎么那么逼真?达娜闻着颂身上熟悉的气息,狂跳不已的心脏才逐步安定下来。

达娜断断续续讲述了刚才做的梦,那种真实感和恐惧的程度吓得胆大的颂也一愣一愣的。

半晌之后,颂终于回过神来道:“达娜,先不要想那么多,可能是这几天准备婚礼太累了吧,好好休息几天就行。”

颂爱怜地揉了揉达娜的头发,颇为痛惜道:“你看你,做个梦都这么吓人,嘴巴都咬出血来了,快去卫生间洗一洗。”

“我嘴巴咬出血来了吗?”达娜闻言一愣,下意识用舌头在嘴里转悠了一圈,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痛感。

“自己咬出血来都不知道。”颂哭笑不得,从怀里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递给达娜道:“傻丫头,自己看看吧。”

达娜接过手机,好奇地看去,这一看让她刚刚安定下来的心脏瞬间跌落到马里亚纳海沟,整个人因为恐惧而全身颤抖起来!


在她的嘴唇旁边,有一小片血迹,如果光是血迹并不值得她害怕,最恐怖的是这一小片血迹居然看起来像一个恶魔的头像!

这和她梦境中的那块自地底渗出、从足底逐渐蔓延到嘴角的恐怖血迹何其相似!

达娜疯了一样冲到卫生间,用力将嘴角恶魔头像形状的血迹用力擦去,擦完之后她又张开嘴巴,用两只手扳开对着梳妆镜仔细地看了一圈,确认嘴巴没有任何破损。

这片形似恶魔头像的血迹,不是她咬破嘴唇形成的,而是不明不白突然出现在她嘴角的!

回想到梦境中被颂叫醒的那一刻,达娜完全呆住了!

梦境中在听到“达娜”呼喊声的时候,那块恶魔头型的血迹不就正好蔓延到了自己的嘴角吗?

如果单只是梦境很逼真,那还可以用自己睡得太沉来解释。但梦境中发生的状况,怎么可能梦醒之后还出现在现实当中?

难道不久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现实!?

达娜内心的惊恐比刚才梦境中更甚,一头冲出卫生间,抱住颂放声大哭起来。


颂一脸懵逼,连忙询问达娜发生了什么事情。

达娜的哭声也惊动了睡在楼上的父亲帕荣(化名)。

下楼之后,看到搂在一起的两人帕荣一脸错愕,好奇道:“颂,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达娜怎么哭了?”

“我……”颂犹豫了下道:“伯父,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呆会和您解释,达娜做了一个噩梦,我把她叫醒了,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又这样了。”

在男友和父亲的安抚下,达娜终于稍稍安定了心神,将这极不寻常的状况告诉了两个最亲近的男人。

听完之后,帕荣长叹一口气道:“达娜,都怪我,婚礼在即,我不该请法师来家里驱邪的,这几天闹哄哄的都没休息好,你一定是虚火上升导致嘴唇流血,看到那个血迹像一个恶魔头像就产生幻觉了。”

说完之后,帕荣朝颂使了个眼色,想让他也帮着安慰安慰达娜,谁知道颂此时面色苍白,仿佛想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事情!


颂将刚放入怀里的手机又拿了出来,调出给达娜拍摄的那张照片仔细查看,越看脸上的苍白之色越甚!

半晌之后,颂才回过神来,颤抖着地说出了一句让帕荣心惊肉跳的话!

“伯父,大事不好!”颂惶恐万状地道:“邪魔,真的降临了!”


——————————

这个事件很长,所以我会每隔一两天写一篇心理学的文章(爱情、社会、教育等方面),或者是对当前时事的评论(比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榆林孕妇跳楼事件”“美女老师日本失踪事件”等)连同《邪魔降临》的更新内容一起发出来。

朋友们在和我一同对这个重大案件抽丝剥茧的同时,也可以了解下小谢等专业人士对一些热点事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