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不做没有反抗的食物

赵赵的赵2018-05-09 12:27:58

做一个和晓卿老师一样有趣的人,看不过眼的时候偷偷地在桌下比一个中指,也算出了口恶气,要说再有什么,去吃顿好的吧!

陈晓卿

用沈宏非的话说,“凡是大城市里的饮食,在他(陈晓卿)的笔下都显虚头巴脑,感觉五脊六兽,就连标点符号,一个两个瞅着也是没精打采的;一旦脱离了中心城区,越往城外走,文字就越是精神,越是来劲。及致流窜到荒郊野岭,田间低地头,胸臆便完全打开,双目就彻底发光,好言好语一发喷发而出,令人目不暇给。”


被一档节目抽中做观众评审参加录制,有幸听到陈晓卿导演的30分钟分享。

晓卿老师是<舌尖上的中国>的总导演,第一季就受到国民吃货们的追捧。记得大学时,和室友几个围观一台电脑,看的口水直流——“汽锅鸡也上电视了!哎,还是蛮好吃的。”“这不是大理的乳扇么,云南好吃的还是多呢”“毛豆腐好像吃过……那时候简直是勇士!不过味道还可以”……时不时插播得意的点评,当然更多是种下的草啊!

央视自从“舌尖”系列火遍全国之后,仿佛开了挂,一档档良心节目,展现博大精深的国家魅力……




书懒·随笔

吃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晓卿老师的分享就是在唠家常。听他说吃的,你会觉得就像老友再跟你分享一个个秘密,弄堂巷里,远山路边,一位老饕带你体会美味珍馐,俗世佳肴。

晓卿老师说,最近三五年,体重飙升40斤!这是工伤!我不禁附和一句“我也想要这样的工伤”。内心当然是拒绝肉肉的,想要的只不过是这样的口福呀——吃遍大江南北,冲出亚洲,吃向世界!这样看来,陈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有福气之人!

谈到故乡味道,故乡是那个自己可以嫌弃,但别人不允许骂的地方。乡愁悠悠,晓卿老师说,故乡的味道,是成长的味道——不能更赞同。

00后老妹可能根本无法理解她老爸(我叔叔)为什么千里迢迢搭火车,也要背一箱冻黑梨、一提10斤家里打的花生油、在姑姑家淘两大块萝卜瓜子,再带上一打豆皮,两瓶石磨芝麻香油,就连家里花生仁都是香的……故乡的味道沉甸甸,两只手不够用,恨不得有三头六臂!老叔在外奔波二十几年,山珍海味各色美食在他眼中常常落得“样子挺精致”、“环境不错”、“我吃不惯”。而每逢回到故乡,姑姑做的萝卜馅大蒸饺子,再加一锅棒碴粥,就是极好的人间美味!


我想,那味道,不只是好吃,而是怀念吧。一口咬下去,仿佛能受到年少时记忆的冲击,可以回想起穷苦时候食物来之多不易。即便被奶奶打也要偷偷抹那一嘴香油,香上一半天。

隐约记得我小的时候,奶奶用柴火灶,大锅,又做饭又烧炕。先用碎木屑或者秫秸秆引出火,架两根劈柴。烧一锅开水,放上屉,铺上粗麻布,把煮好的米捞出来,铺在上面,蒸一蒸,旁边在放上两碗五花肉块。爸爸一代人真是吃的不亦乐乎。

那时吃饭的目的就是为了填饱肚子,味蕾也是有记忆的,也大致养成了自己一辈子的口味,。就像北京人出门儿久了,回来会连吃几顿‘鱼香肉丝’‘宫保鸡丁’,才能解馋,证明“爷又回来了!”现在,多不是为吃饱而吃,人们习惯带着“挑剔的眼光”,带着所谓的“品位、谈资”。必须承认的是,品位的提升是社会进步的动力,食物的功能算是逐渐实现着“饱”到“好”转变。只是少了一些——满足感。

另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是这样发生的。

晓卿老师被某航空公司强行安利他们花大心血大老远空运过来的真空包装的肘子,号称优质原材料优质基地生产。陈导尝了说“不行,再怎么这也是放了好多天的尸体,冷冰冰的,它没有反抗。”

吃东西就像是人和食物的对抗,我一吃它一拉,产生我一定要征服它那种状态。这样的食物是有生命力的,鲜活的,自然是好吃的。

这是我听到的食物界最高境界的理解。入口的东西,终归是有生命力的。心若能感受到生命力,就不是‘我吃你’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种相互滋养的状态!


后记

晓卿老师作为录制时开场嘉宾,娓娓道来,调动了我的味蕾。喜欢吃的人一定是热爱着生活的人,爱的能量一定很丰富。想做一只有福气的胖子,在舌尖儿美食中游来游去。


品读之后,

愿享同感。

by.赵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