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年的,把我们都吃成了“老炮儿”

一食一点2019-05-23 16:51:06

点击上部蓝色“一食一点”便可订阅

一道美食 | 一点就到





定西 幻象的故乡

定西,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故乡。故乡是一个幻象,当你离开他,再走近它的时候,所谓的故乡和由此而衍生出的乡恋,都只是自我的想象。故乡,往往比他乡更为陌生。


站在战国长城的起始点上,在山丘上俯瞰夕阳下的那块土地,你会发现一些地方天生就具备古老的意味。虽然现在的农村,满地都是白色的地膜,它们武装出的大地显现出妖冶的美感,但是“古老”,从没有隐没。


那风啊、云啊、树啊,都能带来独特的“体感”,唤起你身体里消失已久的记忆。


站在最古老的长城的起始点,往西眺望,夕阳里有金戈铁马的辉光,鬼方、戎狄、羌氐、吐蕃,似乎影影绰绰的,都还在。



羊肉泡馍 错置的美味

如果从兰州出发往东走,100公里后都要路过定西城。习惯上,在兰州出发时都不吃早饭,到定西了便从高速公路上下来,专门去吃这一家的羊肉泡馍,这已经是多年不变的出门铁律。


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与众不同的好吃。


我一直对它意外的美味很奇怪。回族是擅做羊肉的族群,每个回族聚居区,都有各种各样做羊肉的绝招,并且难分仲伯。而在定西,当地只有一个很小的回族乡孤零零的存在,由于人数稀少,偏居一隅,他们与甘青宁聚居的回族也甚少往来。



这碗羊肉泡馍也有偏远的特质,不像其他地方,配有木耳、银耳、枸杞、粉条等等,它只是结结实实的一碗肉,配有羊杂,汤也是熬制的浑汤,有浓烈的胡椒味。所配大饼,是巨大敦厚的干面锅盔,被切成一条条地码放整齐。可以说,这样的口味,这样的搭配,不似小商气息浓重的回族吃食,而是带有浓重的匈奴、契丹的味觉想象,很有游牧饮食风格。



有意思的是定西,恐怕是中国目前农耕文化保留的最纯正的地方,这里的饭食里有满满属于土地五谷杂粮的味道;至于人伦道理,也是纯纯的乐天知命,一派“安土敦乎仁”的风范。这样一碗有马背民族格调的羊肉泡馍在这里突然出现,就显得格外的生硬。生硬,倒也罢了,却异常的原始,甚至原始纯正过很多游牧腹地所做出来的汤食美味,这是一件奇怪的事儿。



如果想象出去,这一碗羊肉泡馍,可能就是游牧民族的遗留味道,就像我站在战国秦长城始端,看到他们甲胄的辉光一样。


奇怪归奇怪,这美味仍是牵索故乡记忆的所在。每过一段时间,都和少年时期的老友们来吃一碗,直到一年年把我们都吃成了“老炮儿”。





老炮

老炮们的青葱岁月,在西延山、在祖厉河、在一中的大操场,都大约在了冬季。(不好意思,煽情了,都扛住)






欢迎分享转发

本文原创,若要转载,请联系我们!

ljx0931@126.com



唯美食里,才有诗与远方。

一食一点说,

不仅仅如此,

美食里,还有爱情与艺术

。。。 。。。



不会做饭的摄影师不是好作家,

长按二维码,有趣的人都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