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记】第一口汤包

花开勉一2018-08-31 07:11:48



    从勉县出发,到达南京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半。

火车站内尽是打地铺的他乡人。他们的膝关节向着胸腔,身体团起来,背部圆拱,瑟缩在各个角落。分不清是睡着还是醒着。

而我也是在长达26个小时的不紧不慢的颠簸中首次踏上距离家乡1200公里的这片土里,带着蓬乱的头发和两只箱子狼狈的跟在身后。

附近的24小时快餐店,一杯豆浆,等天亮。

已经超过十个小时未进食,我开始感觉到双腿的无力。母亲趴在凳子的靠背上睡着了,脸挤在胳膊上,眼角的皱纹就显现出来。

直到父亲的朋友来接我们。

那位友好的叔叔带着我们到达那个体验美好的鸭血粉丝汤包店。尽管我在此之前早已耳闻,但第一口汤包,带给我的仍是意料之外的惊艳体验。




鸭血粉丝汤和汤包,这是南京人早餐的标配。如同陕西人早餐的凉皮和肉夹馍,天津人早餐的煎饼果子一样无可替代。

对于一个西北人来讲,这是我第一次吃到正宗的汤包,在近乎30个小时的路途奔波之后。

我那时大概眼神黯淡无光,满脸油腻,没有蹲下整理那拖拉很久的鞋带的欲望。

一笼汤包被搁置在面前,我看了看它,仍旧弓着背靠在椅背上。

汤包的皮极薄,近乎通透,如同一张尚未捅破的薄纸。让整个汤包显得软绵绵的,慵懒的卧在笼子里。从顶端到底部的褶子极细,且深,倒是很像奶奶额头上的皱纹。

牙齿从浸满汤汁的下边缘嗑开一个小口,汤皮既饱含浓厚的汤汁,又不失面粉的柔韧。来不及反应,一股鲜汤侵入口中,这是汤包的精髓所在。裹挟着瘦肉的浓厚、猪皮冻的饱满、料酒的香醇以及麻友的丰沛。

汤汁流入口中的一瞬间,精神被彻底唤醒。

那种抖擞的瞬间体验如同课堂上昏睡时被数学老师一竹棍打在脑门上。

吸汤、吃肉、嚼面皮,一起下肚。如果有好醋来蘸,更是一绝。吃汤包,汁很烫,刺人咽喉,所以一定要轻提慢移,电光火石间之间,就得吸汤吞馅连带下肚,完全是个技术活。

一笼汤包下肚,满足感无可替代,旅途的疲劳荡然无存。

事实上,汤包里的汤汁不是油,而是猪皮冻加热融化而成,猪皮冻的主料则是刮掉油脂的猪肉皮。因此所制汤汁口感浓厚而不碍健康。

汤包算是中国传统食物,早在北宋集市就已出现,称为灌汤馒头或灌汤包子。

最后与诸位分享梁实秋先生在《雅舍谈吃》里所述汤包,

“玉华台的汤包才是真正的含着一汪子汤。一笼屉里放七八个包子,连笼屉上桌,热气腾腾,包子底下垫着一块蒸笼布,包子扁扁的塌在蒸笼布上。取食的时候要眼明手快,抓住包子的皱褶处猛然提起,包子皮骤然下坠,像是被婴儿吮瘪了的乳房一样,趁包子没有破裂赶快放进自已的碟中,轻轻咬破包子皮,把其中的汤汁吸饮下肚,然后再吃包子的空皮。”



我是16级的“学姐”,现在坐标上海。
进大学一直被叫小学妹,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是你们的学姐,真是不习惯。
因为现在所学为新闻传播专业并且一直有这方面的爱好,自己也做了个公众号,每周写点字。从高三的时候开始,和几个小伙伴都想做公众号,如今也算是实现了。
你们日后也会一步步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
公众号欢迎关注和随时交流啦!



我是安书
这里
小生活,小人物,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