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乡风物】冬月农家豆丝香

梦里水乡大美朱湖2018-09-30 08:12:24

家乡的豆折

 

陈佳勇

 

“豆折”即豆丝。

我觉得“豆丝”这个名子取得不恰当,它粗于面条儿多少倍,却叫“丝”。照此逻辑,油条儿不就该叫“油棒”吗?看来,名子这东西不可深究。

而且,同一物品,地方不同,叫法也不同。“豆折”是我家乡孝感的叫法,先前以为是这个“蜇”,请教一位年长文友,答曰:烫好折起,故名。

 


朋兴乡沈新村张婆婆把家中的黄豆、绿豆、大米混合磨成浆,烫成豆皮,然后切成豆丝晒干,这种传统绿色食品,吃起来美味可口赵艳红 姚秀明)】

 

  

做豆丝在家乡叫“烫豆折”。

烫豆折需用早谷米。将米与黄豆(也有用绿豆或蚕豆者)按十比一的量入水中,浸得,磨浆。

把浆舀至锅中,手持蚌壳烫之,使厚薄匀。

倒浆有个小窍门,需自锅边旋着倒,使浆缓慢均匀下流。

土灶,整口锅都在火上,火力足且相对匀——估计煤气灶不能胜任。烫至卷边,起锅,摊于簸箕,候冷。冷却后,折而卷之,下刀切成。 

 


朋兴乡七份村农民涂新平,利用冬闲时间开办豆皮加工店,帮村民加工豆丝姚秀明 楚肖肖)】 

 

豆折摊在簸箕上,有的馋伢抓起就吃。

其实也能吃,熟的,且不乏味道。

烫豆折的家儿当天一定能吃上炒豆折。湿豆折尚软,易炒。和上霜后的白菜,或者雪里蕻腌菜,加上一大匙猪油,佐以蒜叶,好吃。

 


三汊镇中学旁临时加工作坊内,赵师傅忙着摊晾烫好的豆丝。“摊制豆丝,必须要绿豆给得足,手工摊制的环节都到位才好吃。”他利用柴火大铁锅,以用纯手工方法在土灶上摊豆丝,工艺原始纯正。(陈波)】

 

 

早谷米硬,不如晚谷米黏,煮粥、煮饭都不算好吃,可是,和些豆子,换个形制,风味全变。

豆折吃起来很方便,上水煮食,浸软炒食皆可。

也经放,能放至次年新豆折见面。这是劳动人民的食品,不知是哪位高人发明的。

 


杨店镇东街村豆丝加工作坊内,为当地居民“来料加工”做豆丝,让这道“舌尖上的美味”香飘万家。(史勇军)】



附近的早点摊有炕豆折卖,谓之“豆皮”,对折后巴掌大小,内夹腌菜,油大,装入纸袋递予顾客。吃了很经饿。

也有煮豆折卖的,少。

外边卖的煮豆折多质软。内行说质软的因素有三:未加豆子,所用不是早谷米,掺有面粉。 

 


杨店镇侯庙村的杨师傅在灶台上用纯手工方法烫烙着一张张豆丝饼,不到一分钟的火候,一张新鲜的豆丝饼就出锅了,在阳光烘烤下,整个院里洋溢着豆麦清香,成为周边村民的抢手货。(陈红霞)】

 

 

一个朋友告诫我,千万莫在外边买豆折,因为掺的不是豆子,是一种工业胶,说她亲戚就是做这个的。

“为什么要掺胶?”

“使豆丝有筋,有咬劲儿。”

喔……唉!真是何苦来哉,该掺豆子就掺豆子呀,价卖高点不就得了。

 


杨店镇双凤村豆丝加工合作社帮居民烫豆丝,手工豆丝闹热寒冬,也赚点加工费。(史勇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陈佳勇,男,1974年生,湖北孝感人,医疗按摩师,湖北作家协会会员;习作先后发表在《盲人月刊》《孝感日报》《中国残疾人》《长江丛刊》《湖北日报》《中国散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