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消失的母亲》

烈鬼蜮2018-09-14 06:04:39

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次。

刘哲高三学业紧张,住的地方又离学校远,每天早上起来,天还黑乎乎的,跑到母亲卖早餐的十字路口,拿着母亲为他准备的早餐,就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的跑去学校了。 

才凌晨四点,刘哲就听见家里开始有了动静,母亲又起来开始准备了。这样熟悉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母亲推着早餐车出了家门,家里又重新陷入安静。

刘哲早上又急冲冲的跑到了路口,眼睛抬都不抬一下的拿着母亲递过来的早餐,就骑着车子和等他的同学急忙走了。刘哲的母亲望着儿子走远的身影,张开嘴本想说些什么,又闭上了。她知道儿子在城里读书,上一次自己早上和儿子搭了几句话,旁边的同学就将儿子在学校奚落了一番,儿子回到家面色很不好,自此以后,她就在和儿子几乎很少在外面说话。

外面一直挂着大风,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凌晨四点多了,刘哲一直没有听到家里有动静,不知不觉的到了五点三十,刘哲急忙起床,洗漱完毕,急忙拿着书包,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早餐车也不见,母亲应该已经出去了。

天还是很黑,十字路口的路灯也不知什么时候坏了,周边昏黄的灯打了下来,风吹着母亲的早餐车,周围的树叶四处飞着,刘哲又急忙骑着单车跑了过来,今天早上的生意不怎么好,没有人,只有母亲孤零零一个人在忙乎着。

刘哲拿过母亲递给他的豆浆,煎饼,都是热乎乎的,碰触到母亲的手,却冷的让他打了一个寒颤。今天的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母亲,母亲的脸很苍白,头发有些乱,但是望着刘哲还是笑了笑。刘哲对母亲不禁有些愧疚,想问候母亲一句,但他的同学已经骑着车子过来了,他望了母亲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匆忙的走了。

已经三日了,刘哲一直没有在听到早上凌晨四点家里有动静了,他有些担心母亲的身体,但每天早上他总能在那个灯光昏暗的十字路口拿着母亲递给他的早餐,但是最近几天卖早餐的好像没人,每次都是他一个人去取早餐。

第四天早上了,家里依然没有动静,刘哲睡不着了,他要起来问问母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每次都是一直到晚上十点才下的晚自习,这几天,晚上回到家,母亲也早早休息了,只有做好的饭菜放在桌上,只有早上拿早餐时,才能见到母亲。

刘哲走出房门,看着厨房的灯还亮着,他稍微安心了些,但是家里安静异常,没有任何声音。刘哲走到了厨房门口,叫了几声

“妈,妈,你起来了吗?”

厨房一直没有声音,刘哲推开厨房的门,母亲不在,刘哲又推开母亲房间的门,打开了房间的灯,母亲床上的被子叠的很整齐,人也没有在房子。

刘哲又去了院子,早餐车不在,刘哲想着母亲应该早早出去了。早上骑着单车,母亲依旧是一个人在卖着早餐。

一个礼拜过去了,刘哲只有早上才能见母亲一眼,但是碍于同学,他每次都把想问候母亲的话,一次次又咽了回去。

刘建军突然回家了,而且在家已经有三天时间了,这是刘哲没有想到的事,这是刘建军在家待得时间最久的时候了,刘哲以前几乎一致是和母亲生活,和父亲刘建军很少交流。

自从刘建军回来的这几日,刘哲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自从父亲回家了,每天早上他出门前桌上都有一份做好的稀饭和菜,父亲人也不在,刘哲也不吃,都是去路口拿母亲为他备好的早餐,又急忙跑去学校。

刘哲下了晚自习,十点多回到家,刘建军为他开了门。给刘哲做好了饭菜,突然问刘哲:“小哲,你怎么早上不吃早饭呢?”

“哦,我妈就是卖早餐的,早上急,每次都是我妈给我备好的,我去她那里每天早上一拿就走了”刘哲说完话,有些生气的低下头一直吃饭,刘建军不常回家,连他母亲卖早餐的事都不清楚。

刘建军不在意儿子的说话有些冲,眉头皱了皱,又问刘哲,“这几天你是怎么吃饭的?”

“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我妈卖早餐,是她给我备好的。还有,我妈人呢?我怎么晚上老不见她呢?”

刘建军的瞳孔有些放大,赶紧取出一支烟吸着,急忙抓住刘哲的手,问道:“小哲,你确定早上是你妈给你的早餐?”

“那有确不确定的,那就是我妈,难道我会认错?”刘哲有些想不通父亲是怎么回事。

刘建军狠狠吸了一口烟,对刘哲说:“小哲,我给你说件事,你妈,你妈呢,她最近晚上咱们在咱这城里有个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晚上的活,她想多挣点,她晚上都不在的。”

“哦”刘哲在没有多想,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作业写完了,刘哲伸了伸腰,想喝口水,路过父母的房间,透过门缝,只看见刘建军一个人坐在床上,神神道道的拿着一个黑布抱着的盒子,嘴里在不停的念叨些什么。

刘哲有些奇怪父亲怎么一天有些神道,趴在门上只听到刘建军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走吧!走吧!放心的走吧!有我呢,先委屈你一下,等再过几个月我在告诉他”。

刘哲还想听时,家里的门突然有了响动,刘哲走到院子去看时,是母亲回来了,母亲的脸很苍白,人也很瘦,可能是太辛苦,人太累了,但母亲整体也很怪,一时半会刘哲也说不上来。

“妈,你回来了”母亲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进去了。刘哲想了想母亲太辛苦,想关心关心,转过身时,母亲已经人不见了,只有院中的冷风刮得更加渗人。

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天也越来越长,现在早上六点的时候,天也已经很亮了。而刘哲却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再见过母亲了,父亲刘建军说母亲现在直接去亲戚那里工作了,在不卖早餐了,等过几天才回来。

刘哲早上出门时,和往常一样习惯性的望了一眼,院子里早餐车不在,难道母亲又回来卖早餐了?刘哲有些兴奋,没吃刘建军做好的早餐就跑了出去。

这几天天亮的已经很早了,十字路口只有早上急急忙忙来往的行人,刘哲有些失落,肚子空空的就去了学校,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晚上回家时,经过十字路口,又看了看母亲常摆摊的位置,很空,没有人。骑着单车慢慢的走,前面昏暗的灯光下走着一个身影,很瘦,衣服也很单薄,刘哲急忙蹬着车子追了上去,好像是他的妈妈。

刘哲骑得很快,但似乎怎么也追不上前面的女人。刘哲急了,不停的在后面喊着,“妈,妈,是你吗?你去哪?我们回家吧!你等等我呀!”

前面的身影开始停了一下,然后就一直走,刘哲一直追着,一直到公园的小河边的树林里,刘哲在找不到了。

一回到家,刘哲就问刘建军,“我今天晚上好像看见我妈了,她到底在哪工作呢?一天还不回家。”

刘建军一直蒙着。不说话,一直吸着烟,刘哲急了,摇着刘建军的肩膀,“爸,你就告诉我,我妈啥时候回来呢?”

“哦!你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了,你要高考上大学了,她要多挣些,供你上大学,别挂念她,她不想让你分心。”

刘哲听完,暗暗发着决心,一定要考上,不能让母亲这样辛苦。急忙吃完饭,就去学习了。

马上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假,刘哲在家看书,一阵敲门声传来。

刘哲打开门,门外是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官,“你好,请问是刘建军家吗?”

“就是,警官,快,进来坐。”刘哲不明白警官来家里有什么事。刘建军光着膀子,很着急的跑了出来搭话。

“我们来是为。。。。。。”一个瘦高瘦高的中年警官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建军就搭话到,“哦!我知道,就是我们工地上那个工友出事的事,您问,我慢慢给您说,我这儿子还有几天就高考呢?学的还行,他妈一心想让他考个好大学的,他妈挺好的。”

刘哲皱了皱眉,父亲随便打断别人说话,这样很不尊重人的。父亲说话又颠三倒四的,很难理解父亲的思维。

“嗯,我们是想问。。。。。。”边上另一个年轻的警官张口想说什么,边上的中年警官忘了刘哲一眼说,接过话茬说,“我们就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的”,边上年轻的警官也接着继续一一询问。

刘哲在旁听了听,知道了父亲是由于工地上出了事,才回到家的,就心里更加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考上,回房子看书便更用心了。

离考试只剩两天了,刘哲看着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突然刘哲觉得后背很冷,刘哲睁开眼,一看,是母亲给他加了一件衣服。

“妈,你今晚回来了吗?后天我就要高考了,你这几天就别出去做事了,我已经好久没见你了”刘哲看着母亲苍白的手,泛白的头发,有些心酸的对母亲说。

母亲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眼眶有眼泪流了出来,摸了摸刘哲的头,就走出刘哲的房间了。刘哲追了出去,桌子上的书本被碰到了地上,刘哲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

本子上用圆珠笔写的字,已经被刘哲的泪水打得模糊了,但是他的肩上确实是披了一件衣服,他有些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披上这件衣服的。

夏天的晚上,还是容易着凉,刘哲就盖着一件衣服睡下了,睡得模模糊糊,总感觉母亲晚上在床头看着他,但他就是醒不过来。但到了他高考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情况了。

“爸,我都高考完了,分数我估过了,一定没问题的,我妈在哪工作,我去找她吧!”由于母亲这几乎半年来在没有推早餐车卖过早餐,刘哲已经细细想明白了,母亲的工作没有什么丢人的。

“嗯,再等等吧!等你拿到大学通知书了,我们一起去”刘哲看着父亲很平淡的说着这句话,激动高兴的心情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一个多月过去了,刘哲终于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让他去取通知书。他和同学约好,起的很早,骑着车子一起去取通知书。

在路上,同学突然说,“刘哲,我有个事想不明白,那会咱们学习忙,现在闲了你能给我说说吗?”

“啥事?”刘哲很高兴今天要领通知书了,一路哼着小曲。

“在冬天那会,我早上等你时,经常看见你一个人要在十字路口停留好一阵,你是干吗呢?”

“不对呀!还有我妈呢?”刘哲的脸色突然有些泛白。

“不是,开始有阿姨,我知道,但后来有一个星期就是只有你一个人的。”

刘哲感觉头有些晕,拿上通知书,一路推着车子往回走,他,不明白。路过母亲常摆早餐的地方时,他看了又看,哪里还有母亲的身影。

刘哲默默的推开门,父亲和两个警官坐在院子里,父亲拉着刘哲的手,走进了房子,“走,去见你妈去。”

刘建军拿出了那个用黑布包着的黑匣子,指着对刘哲说,“小哲,你妈就在这里,她已经去了半年了,我一直没告诉你,是担心你的学业,现在你既然已经考上大学了,我也就给你妈一个好好交代了”刘建军双手抱着头哭了起来,他忍了也有半年了。边上的警官也只能默默的看着。

刘哲的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前几天还见过她呢,她不可能的”刘哲的通知书掉到了地上,他有些发疯,母亲陪伴从小就一直陪着他,她不可能的。

“孩子,听话,是真的,那个早餐车现在一直在局里,两个嫌疑犯现已经抓到了,你能考个好大学也就是完成了你母亲的遗愿。”中年警官无奈的拍了拍鼻涕眼泪已经很模糊的刘哲。

“孩子,这两天好好将你母亲安葬,完事后,来局里找我,我姓杨”杨警官交代了一番,就离开了。

刘哲什么也没再问了,一晚上,父子两都不说话,灯都没有开,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父子两端着刘哲母亲的骨灰盒就去了殡仪馆,简单的为母亲办完了葬礼,刘哲就让父亲先回去了,父亲也很痛苦,这几个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不能想,一切他还是都问杨警官。

走进警局,杨警官将他带到了他很熟悉的早餐车旁,“刘哲,经两嫌疑犯交代,那天早上你母亲出门很早,天很黑,两嫌疑犯本是两个流浪汉,两人一时起意,大清早见没人,想抢你母亲的钱,再和你母亲争斗时,你的母亲就遇害了,两人担心被发现,就趁着那会没人,将你母亲扔到了一个公园小树林的湖里,然后就被人发现了,后面的其他你也就知道了,我们发现你母亲时,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菜包子,你看这个早餐车你什么时候推回去呢?”

刘哲的眼睛湿了,菜包子,那是母亲早上专门为他做的,他早上不吃大肉汤包,母亲每天只为他做几个。

他推着早餐车一路往回走,他怀念早上母亲为他准备的早餐,怀念那个味道。但他最遗憾的是,母亲卖早餐时,最后一个早上想对他说话,他却碍于面子转头就走了,他想要是那时回头能问候一句母亲的话,他一早上应该都会很开心的吧!

想着,想着,天已经黑了,他推着早餐车也到了母亲卖早餐的十字路口,他向着那个空旷的地方,喊着“妈,我爱你,我爱你,我很爱你”。

喊完,又默默地推着车子走了,摆摊的地方很暗,依稀好像有一个身影,向远去的刘哲挥着手,在说再见。


-END-


评论和分享是小鬼的动力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