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豆腐

好品行好人生2018-12-05 16:33:19


豆腐,是一种很家常的食物,是老百姓的餐桌上常见的一种食物。


豆腐有营养,价格低廉,做起来又很简单,特别适合老百姓的餐桌。当素淡的青菜搜刮尽了人们肚子里的油水的时候,割一两元钱的豆腐回家,就成为唾手可得的不错的上选。


家里有肉,可以做鸡刨豆腐。切碎的肉末与豆腐在锅里一起炒,翻碎了的豆腐和肉末混在一起,让喜欢清淡口味而又想来点儿荤味的人一饱口福。


家里没肉,亦可做麻辣豆腐,油盐之外只需一两枚辣椒,即可做出一盘色泽鲜艳口味劲道的菜品。如果有从南方来的麻椒,做出的麻辣豆腐会更有后味。


春天的时候,用香椿芽炒豆腐,是一道不错的素菜。把香椿芽在开水里炤过,加上葱油盐炒豆腐,春天的清新与喜悦就随着飘散的油烟味一起渗透进了豆腐里,这样的菜品吃起来品尝到的是季候的欣悦和生活的幸福。

 炎热的夏天,被酷暑蒸煮的人们挥汗如雨,懒得下厨,下班的时候,顺路拎一块豆腐回到家里,切一棵葱,加点儿盐和香油,一盘爽眼而又爽口的小葱拌豆腐就做好了。“小葱拌豆腐——一青(清)二白”,这种清爽的心理感受正是夏天需要的。


秋天的时候,大豆刚刚收获,新磨的豆腐散发着蒸腾的热气和浓郁的香气,诱惑得人垂涎欲滴,豆腐炖藤蒿,豆腐炖藕片,豆腐炖粉条,怎么做都好吃。丰收的季节,土地的馈赠慷慨而丰富,物质上的富有和心理上的富有愉悦着人们的身心,吃什么都香甜。


冬天的时候,切几片肉,加点儿葱末姜末,把豆腐与白菜一起炖了,“唏哩呼噜”饱餐一顿,连那鲜美的汤汁都不放过,直吃得浑身热乎乎的,额头微微出汗,这是冬天里很受欢迎的大众菜。如果能有点儿新鲜的韭菜或是香菜在起锅的时候撒上去,那这白菜炖豆腐,可说是色香味俱全了,那翠绿的点缀直让人生发关于春天的联想,在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的隆冬季节,这是一道家常菜带给人的情感与精神的享受。还可加土豆,加粉条,这就成了东北人的“乱炖”,一锅菜里各种营养齐全,省时省力而又省心,何乐而不为呢?

豆腐更受赶时间的上班族的青睐。下班的时候顺路带回一块豆腐,回到家里,豆腐还冒着热气,倒一小碗酱油,再点上一两滴香油,豆腐蘸酱油,原汁原味而又省时省力,可谓是豆腐最体贴人的一种吃法。《红楼梦》里写道大观园里的茄子要加几十道作料,普通百姓自然没有那份心力和物力,也没有那份时间,还是豆腐蘸酱油方便又实惠。何况吃不出茄子味的茄子似乎有悖于吃茄子的本意,还是现今提倡的简约食材、原汁原味的饮食之道更符合养生之道。


豆腐于我是带有亲情记忆的。小时候,跟着做小学教师的妈妈在一个村子里住。村子距离沐浴水库很近,叫“沐浴村”。村里有一个卖豆腐的,他的名字时隔数十载依然清晰记得,叫“赵美荣”。每天傍晚的时候,街巷里总会响起他悠长的吆喝声:“豆腐——”那是赵美荣推着他的独轮车在卖豆腐了。那时候姥姥住我家,帮助多病的母亲打理家事。在锅灶旁做晚饭的姥姥经常会收到一块豆腐,那是赵美荣送进来的,他热情地对姥姥说:“大娘,吃块豆腐吧!”“啊,好,好,多少钱?”姥姥很感动,总是忙不迭地付给赵美荣豆腐钱。那是赵美荣小推车上的最后一块豆腐了。从我家门口出去,他便推着空车轻松回家了。我们家的晚餐便几乎天天有了豆腐。如今姥姥早已作古,八十五岁的母亲也于今年春天辞世,不知赵美荣是否还安好?


小时候的我是不喜欢吃豆腐的,母亲做了豆腐,我的筷子都不碰一下。小时候吃饭很多禁忌,不吃豆腐,不吃肉,不吃姜,不吃香菜……其实,那都是母亲娇惯出来的毛病。这所有的禁忌都在我离家去异地读大学的时候统统开禁。每天在闹哄哄的人群中挤食堂,能买上一份菜就不错了,哪能像在家母亲总是顺遂着我的心意做饭菜?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在饥肠辘辘的中午下课后去食堂买饭,专门去买一份豆腐,一饭盒的清炖豆腐下肚,感到是那样垫饥,那样踏实。


婚后的我每年春节的时候都会收到乡下的大姑姐送来的包子,那里面大多有豆腐。豆腐白菜馅的,或是豆腐排骨白菜馅的。价廉物美的豆腐更受乡下人喜爱,特别是春节的时候,家家都要吃豆腐,包豆腐馅包子是家庭主妇们必做的功课,因为豆腐谐“福”音,做豆腐食物寄托着人们对来年的美好期冀。


曾经不喜欢豆腐的我时隔三十年后的今天,写起豆腐美食如数家珍,这其间经历了数十度春秋的磨练、发酵与沉淀,个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知悉了。

    家常豆腐,浓浓的人间烟火的暖意。

作者:姜鸿。配图:百度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