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幸运 每一份灌汤包里都有温暖

寻乡味解乡愁2018-04-25 12:40:30

我家的灌汤包一直都是我骄傲的资本,我家从我奶奶那辈就开始做包子,虽然现在比不上奶奶还在的时候每天包子供不应求,但每天的客人也满满当当,爸妈一天忙到晚,味道自然是不用说,皮薄味足汤鲜。


来吃的人很多,还有街坊打趣说让我爸妈也教教我们两姐弟,把手艺好传下去。爸妈自己也就笑笑就过了,虽然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但是我也明白爸妈很想将这个手艺传下去,毕竟这是一门好手艺。


我没想过想要去学,觉得我还有个弟弟。当然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毕竟我和我弟谁也不会包包子,爸妈更没说过什么,但我隐约觉得,灌汤包以后会是个负担,甚至刻意不去学,害怕这个事落到我身上。



大二那年,我家的灌汤包被家里电视台选为全城值得推荐的老店之一,还上了家里县城电视。学校自己看不到,我催弟弟找视频发过来我看看,也正是这次让我知道了一些事。


视频中,大多都是一些拍了爸妈做包子的场景,还着重介绍了和馅,爸妈还在旁边解释,说将肉冻放在了馅中,加肉汤,一次只加一点,顺着一个方向搅拌均匀,中途不换方向,肉汤加上五六次,这馅就差不多了。爸妈也些不自然,但是看得出他们很开心,一直忙前忙后。


等到真的对话采访的时候,爸妈自然了不少,主持人问的大多也是一些平常的问题,例如做灌汤包有什么诀窍,每天卖出多少这类。他们都答的很轻松,我听着都觉得很骄傲。


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问这个店子已经开了30多年了,是传下来的,以后这个店子是否也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听到这个问题,我明显感觉到爸妈的表情有点僵住了,最后还是妈妈来答了这个问题。


她说她不知道这个店子还能经营多久,但是自己在的一天这个店子都会在的。至于一代代传下去的话,女儿和儿子都对做包子没什么兴趣,也不勉强,只要开心就好。


听完她的回答,我愣了一下,好奇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因为我从没和谁说起,但是也好奇这是不是真的也是弟弟的想法。


我打电话给弟弟确认,没想到弟弟说,他上高中时就跟爸妈说过了以后想要学计算机,所以爸妈早就知道了。


我第一次知道弟弟是这么想的,我不知道当初爸妈听到他的话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爸妈这么郑重的说这些,但肯定的是,爸妈那时免不了失落吧,那他们又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想法呢?



晚上,和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我说起了这件事,但是似乎妈妈早就已经接受这个事实,淡淡的跟我说起了这个事。


我问她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告诉我,这有什么知道不知道,我从小就有主意,假如想学自己早就学了,自然也就知道了,弟弟也跟他说过了所以也就都明白了。


不可否认,妈妈说的话都对,只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一个隐藏的秘密被发现了,不知道怎么说,也觉得好像毁了爸妈的期望伤了他们的心。


可是没想到,妈妈却反过来安慰我,她说做包子只是个谋生的差事,虽然手艺能传下去当然好,但是没谁得因为这事就放弃自己想做的事,想做什么就做好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需要安慰他们,但是却还在接受他们的安慰,觉得自己是何其的幸运。


那一刻,我觉得我一直小心回避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因为即使我学会了做灌汤包他们也会尊重我的每一个决定,因为每份灌汤包里都是懂我的包容


本文由寻乡味 解乡愁原创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美食|情感|故事

关于食物

它穿插在生活的每一小块中

与一些记忆交织重叠

当感官被唤醒

欢迎关注订阅

『寻乡味解乡愁』

我们愿意与你一起分享故事

也分享最美味的味道


点击阅读原文可立即购买纯正农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