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杨爱珍靠什么留住韩寒的胃?

微生活衢州2018-05-26 16:13:42

 点击微生活-衢州关注我哟定期推送衢州本土文化同城活动吃喝玩乐资讯八卦商家优惠等诸多优质内容,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wsh-0570


关于本期“小民”:寻找江河老师的辣椒酱

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夏日来临时的那篇“夜摊西施”,为了满足食欲,总是能轻易找到很多正当理由。


某个夏日午后,大大看着一个叫“即将消失的手艺人”的帖子,说:“咱做两期关于民间传统手艺人的小民吧!”然后我一直在酝酿……


结果一晃一个季度结束了。秋风起,桂花香,贴秋膘,又到了每逢下午三点,嘴巴就会感到寂寞的季节。


想来,民间传统手艺里传承最好的莫过于吃,打开美食频道的《寻味浙江》,就不得不佩服浙江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


那么,问题来了,传统手艺哪家强?


我一边看着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列表,一边看着《寻味浙江》,粗略列了几个选题上报,选题所属地方按离杭州由近及远排列,最后还是勇敢地加上了衢州龙游县的杨爱珍大排档——勇敢是因为去龙游位于浙江西南,距离杭州200公里,实在好远,但想到看完《后会无期》的首映,听完《平凡之路》后,没有彩蛋,只有一连串赞助商、合作单位字幕,朱砂白印的“杨爱珍”也在其中,拯救了我失落的心情,勾起了我对龙游的记忆以及对“杨爱珍”的好奇。


仅仅提供辣椒酱就能上票房超6亿电影的“特别合作”列表?大排档靠什么留住韩寒的胃?杨爱珍是谁?


大大扫了眼选题列表,“就从衢州龙游那个大排档开始吧……”领导的心思是不可轻易揣测的,我是不会戳穿这个事实——言下之意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别挣扎了,衢州三头你还是要带回来的。


我拨通了杨爱珍大排档的订餐电话,告知她我不是来订餐叫外卖,我是来采访的。电话那头,杨爱珍的声音沙哑中带着疲惫,没有多问就一口应允“我下午到晚上都在店里,你过来吧……”


留住客人的卤味秘方

中午从杭州西站出发,到龙游已经是下午2点了,龙游汽车站和其他车站不同,出站口处没有凑上来推销住宿、手机、旅游的小贩,也没有齐刷刷的的车,卖发糕和烧饼的摊贩自顾自做着发糕和烧饼。


这样的车站让我竟有些不适应,东张西望,终于找到一辆公交车,也没有站牌,但别无选择地上了车。司机在靠近兴龙南路的地方让我下车,步行10分钟后很快找到了杨爱珍大排档


走进三间店面的大排档,最显眼的莫过于墙上与韩寒相关的照片——杨爱珍与韩寒的合照,韩寒签名的书,韩寒拉力赛现场照片。


正看得出神,一头利落短发的杨爱珍出现在了店里,她穿着一件韩寒主编的app——ONE的黑色文化衫,脚蹬一双运动鞋,有几分赛车手的样子。


她拿了两罐饮料招呼我,带我里里外外转了一圈。


包子酱粿大馒头,鸭头兔头卤香肠,面条馄饨麻辣烫,清粥小菜葱油饼,店堂虽小种类奇多。



鸭头、兔头是大排档的招牌,以火辣著称。


“要不断加料、炖煮才入味、好吃。”她见我对卤味烹煮感兴趣,开始介绍鸭头、兔头的制作过程,看似步骤简单——清洗、腌制、入锅煮、加调料、再煮、再加料,兔头要炖6小时以上,鸭头起码炖4小时,精华全在调料里。她拿出调料桶的时候,香气就满溢了,除了龙游红彤彤的白皮辣椒,还有很多香料。


“香吧!二十多年逐渐摸索出来的,口味好不好全靠这些了。”正想问配方,杨爱珍舀起一勺调料,微微得瑟了一下,“配方当然不能告诉你!”


下午三、四点钟是准备晚饭的时间,店里差不多有7、8个阿姨在忙活:串鸡爪、鸡胗,和面、拌馅、做小笼包、馄饨,炒菜、炒发糕,也有在外招呼客人的。


“我们店里总共有19个阿姨,分早班和晚班,她们大多在店里十多年了,我们之间比亲人还要亲……”杨爱珍在店里转悠,很多事情都会亲力亲为,没什么老板娘架子。


她是杨爱珍的婶婶,在店里快20年了,总是乐呵呵的,见我在店里跟着老板娘窜进窜出,她端了盘刚炒好的龙游发糕出来,“姑娘,刚出锅,脆脆的,要不要尝尝?”


店里的鸡爪、龙虾都是按串来卖的,每天能卖好几百串。

店里的鸡爪、龙虾都是按串来卖的,每天能卖好几百串。


天色渐渐暗下去,晚饭后的龙游街上空空荡荡的,而大排档里却渐渐热闹起来,常常是满客状态。


晚上10-11点是夜宵高峰。


店里没有收银台和收音机,保持着大排档的风格,边吃边点菜,吃完再付钱,全靠杨爱珍手工收银——一边用圆珠笔记录顾客点的菜,一边等吃完的顾客结账。


为了不影响店里的生意,我坐在角落里喝饮料。


桌对面来了个商务打扮的男子,没有拖家带口带盆友,只身一人来吃夜宵。一聊才知道,他也是从杭州来的,不过他算是店里的常客,因为工作原因,每隔1-2个月会来龙游,已经十多年了,“说来奇怪,我在杭州根本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但来龙游,晚上就想到这边来喝碗地瓜粥,吃两个鸭头,不然就睡不着。”


11点多时,来了一群龙游当地的年轻姑娘,是来庆生的,杨爱珍为她们端上了一大碗生日面。


一边吃着香甜的蛋糕,一边啃着火辣辣的鸭头鸭脖,这大概是龙游特色的过生日方式吧!



零点过后,大排档开始冷清下去,只剩下几个喝夜酒的客人。


直到凌晨三点,客人才全部散去,杨爱珍和晚班的阿姨们开始打扫卫生,准备早饭。

每天清晨的4-5点,大概会是杨爱珍最惬意的时候——完成了12小时的忙碌,和店里的阿姨们坐下来,看看电视剧,等着老公买菜过来,并接她下班。


大排档变文青朝圣地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龙游。


去年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还在报社当记者,应邀参加走基层活动,一周走遍了浙江西南,最后一站到了龙游的村庄,回到龙游市区已是半夜,半梦半醒时,听到同行的小伙伴说要去“杨爱珍大排档”。


同行都来自杭州,为何会对这个浙西小镇的一家大排档如此钟情,冒雪深夜前往? “你不知道吗?韩寒每次来龙游参加拉力赛,都会去这家大排档,他博客里提到过的。”这是小伙伴给的答案。


如今,即便尝过杨爱珍大排档让人留恋的美味,还是不得不提韩寒的广告效应——今年小长假,大排档每天能卖掉近3000只鸭头,600只兔头,600笼小笼包。


23年前,杨爱珍从国营饭店离职回家,生完女儿“桔子”不到10个月就出来摆摊,为了生计开始365天24小时苦心经营大排档。


13年前,她以高出对手50块钱的优势,竞标下了一间黄金店面。


估计她怎么也料不到若干年后,有个80后人气青年作家、赛车手会光顾此店,并在杨爱珍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2年11月在博文《春萍,我做到了》写道“从浙江龙游离开的时候,老天依照往年的惯例在下雨……每次开到这里都是凌晨两点,都要去杨爱珍大排档吃一碗小馄饨。”


然后,不少韩粉慕名而来,并开始围着杨爱珍问各种关于韩寒的事情。“我不是太知道他,但我很感谢他。”像杨爱珍这样实诚的回答应该不多见。


渐渐地,她开始关注韩寒的消息,成为他的粉丝,特意去拉力赛找他合影、签名。


途经龙游,韩寒还是会去杨爱珍那儿吃夜宵,偶尔带走两瓶辣椒酱。


两年后,杨爱珍成了韩寒最幸运的粉丝。


韩寒执导的处女电影《后会无期》上映,朋友跑来告诉她:“杨爱珍,你好威风!上电影啦!”——朱砂红底白印的“杨爱珍”标识出现在影片末尾的“特别合作”中。

红了之后,“杨爱珍”以后会怎么样?



“想扩大店面,想开连锁,想发展一些副产品……”谈及未来,杨爱珍对于“杨爱珍”的想法有很多。


“好多金华、温州等地的人找上门来,想加盟,但都不走心啊!”杨爱珍看不惯商人们的盲目投机,“他们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当老板还天天守着店,这么辛苦这么累……”


她的大女儿“桔子”,今年大学毕业从北京回龙游,中秋开始线上经营起“杨爱珍辣椒酱”,一瓶辣椒酱包装得如此文青范儿也是蛮拼的,一个月时间卖出200多瓶。

晚饭后,“桔子”带我逛了逛龙游的大街小巷,“龙游地方小,从小到大最热闹的就两条街,街上的店都开了十多年,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


“其实,龙游家家户户都会做辣椒酱,大家是从小吃到大的,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桔子”是个直爽的姑娘,说话一点不矫情,“电影火了,我再去看奶奶制作辣椒酱的过程,才发现还是蛮有意思的,妈妈做辣椒酱的手艺是向奶奶学的,而我们这代人似乎就已经不会了。”


没过半小时,我们就把龙游逛了个遍,我也能熟悉地说出那家小巷口的烧烤特别正,某个路口的聋哑夫妻卖的冰淇淋特别好吃,十字路口有个喜欢在路中间大声唱歌跳舞的“玉米哥”……当然,在龙游深夜肚子饿的时候,早饭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都可以去“杨爱珍大排档”,它24小时开着,365天不会休假,赶时间的时候,还可以在路边喊一声“爱珍,来一笼小笼包!”(来源:龙游草根、大浙社区出品)

阅读是一种享受,分享是一种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