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街上熙盛源的一碗红汤辣馄饨,四只小笼包子,加上一番坦诚交谈,Zach笑着来了,也引来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

周国平老师2019-06-14 13:17:04


      在微信上和海外的“资深学生”,或和海外三十年前苏大的好兄弟聊天时,潜意识中会羡慕他们,能在目的语国家,用英语轻松和老外交流,尽管这一点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


      十年前,我和学校另外两个老师在悉尼UTS学习期间,昔日一中的老同事Judy Wang,邀请我们几个去她家做客。席间,和女主人家三个可爱的孩子用英语交流时,甚是觉得:学好语言,语言环境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不看她们的脸庞,真不相信孩子们体内是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呢。


      近四十年前的1978年,刚进入苏大外语系学习时,经常怀疑,自己说的英语老外是否能懂?于是,几个玩得来的同学出了个主意:去找外教老师聊天。春天来了,天气慢慢转暖,把当时的美籍外教Robert Carling, 约到学校书店旁小树林中的亭子里,开始了我们几个和老外“真枪实弹”的口语练习。回想起来,幸亏我们三四个人结伴和Carling交流的,你一句,我一句,也没觉得冷场,谈着谈着,就渐入佳境。几次下来,打消了以往对自己学英语的怀疑想法。随着胆量渐渐增加,我们也没放过英国籍外教Fisher。Fisher 喜欢打羽毛球,于是,我们利用空余时间陪他打球,累了,坐下来休息喝茶,聊天的机会就来了。



      我读大学的那些年,还没有双休日,每周只休星期日一天。每逢周日,总有几个小伙伴,兵分几路,前往苏州大学附近的几个景点,还有观前街上的友谊商店。只要等到老外从旅游车上下来,便有机会迎上去攀谈,陪同他们游公园,走商场。那时,一个团几十号人,只配备一个导游,老外特别需要有能说英语的人陪他们,向他们解说景点背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外为了表示感谢,付钱请我们吃饭。下午回来时,肚子也饱了,英语也练到了,幸运的话,还可以得到一份礼物呢。那个年代,我们愣是相信:若要英语说得好,脸皮越老就越好。



      后来毕业做老师了,学校作为外事开放单位,一直没有少过和国外学校交流。九十年代后期,学校连续聘请外籍教师授课,学生当然兴趣盎然。为此,我们学生和老外交流应该是无障碍的。直到最近几年,学校成立了“国际部”后,聘请外教的计划戛然而止,因此,学校本部的学生也就失去了和外籍教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把更多的时间放到了作业和应试上去了,这和先前的同辈人相比,现在的学生正在失去很多。尽管如此,我还是经常邀请国际部的老师,来和班上的学生交流,以激发他们学英语的兴趣。很多同学毕业好多年,依然记得和老外课上互动的场景。




      来江南中学阳光校区后,为了让孩子们有学英语的兴趣,先是约到了2004届毕业生张凯青同学的英国籍丈夫Chris,来班上和同学们互动交流了几次,点燃了花季少年求知的火焰,激发了孩子们开口讲英语的兴趣。接着,经过一中刘苏平老师推荐,又把美国大叔Zach请到了学校,跟学生进行了交流。Zach也很热情,阳光街上熙盛源的一碗红汤辣馄饨,四只小笼包子,加上一番真诚交谈,Zach笑着来了,也引来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后又经过一中国际部主任陈博老师竭诚引荐,和一中校友程幼芝老师即兴做媒,高大帅的美国小伙Trenton,和澳洲资深教师Sue女士先后步入阳光12班,再一次把同学们说英语的热情推向高潮。




      学习语言,环境十分重要,环境的造就也需要为师者去用心策划和打造。任课老师一个人在课上的表演固然不可缺少,但,如果能让学生接触和体验不同声音、不同文化背景的真人老外在说英语的话,那无疑会让孩子们多一份学习的自信感,从而饶有兴趣地去学好这门语言。至少,再也不会像我当年那样,怀疑自己说的英语是否具有真实价值了。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