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我们终究将败给异地恋

Whut自动化学院2018-12-09 13:58:21




比相见恨晚更令人难受的,是相见恨早。

小白姑娘双眼通红的站在天台上眺望天边的红霞时,旁边传来幽幽的男声:怎么?你也想跳下去吗?小白皱了一下眉,但很快将笑容挂在脸上,笑得弯弯的眼睛像红月亮般:你胡说什么?男生笑了笑走过来,“我好想跳下去,可是不行”。小白姑娘又何尝不懂,那是一种焦虑,一种看不清未来的焦虑。他们快要高考了,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脑瓜愚笨的小白天天傍晚和妈妈打电话小声的哭泣一番,由此才有了眼睛红红的情况。她斜看了一眼旁边和她一样倚靠在栏杆上的男生,惊愕的发现旁边他那么好看。晚霞柔和的打在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上,也染红了整个天台,此刻的世界像一张画报,温柔多情。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男生叫木头,和小白是同班同学。他们逐渐相熟,一起吃饭,一起说话,也很自然的在一起了。那可是高考大战在即啊,所有的时间都恨不得被掰成两半,但是小白和木头学习很好,老师们对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木头很体贴小白,小白不会再天天给妈妈打电话哭泣,她的笑容越来越多,总觉得木头是上天派给她的天使。

那是初秋的一个下午,晚自习之前,小白实在不想做数学题了,便把木头一个电话从家里叫来,提议去喝奶茶。木头摸摸她的脑袋说哥听你的,就把小白扔上了单车的横梁,带着她,穿越大半个城市,去买一杯四块钱的奶茶。天气虽然不很晴朗,但是北方的天空呀,永远都是那么高远辽阔,弱弱的阳光透过街边两排高大的大白杨,斑斑驳驳打在小白晕晕乎乎的脸上,她想着,时光若停留在那一刻该多好。是啊,该多好。

青春的时间永远过得都那么快,小白去了上海的一所大学,木头则去了武汉。是的,异地恋。虽然他俩从未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饿着肚子攒钱买火车票去看对方,但是依然去过彼此的城市。小白去武汉的时候,最喜欢的不是去户部巷,她说热干面和干拌面没差,三鲜豆皮也寡淡无味,她最喜欢和木头一起,在他学校的后街,从头吃到尾。夜空下,空气清凉,小白挽着木头的手,所有的东西吃不到一半就丢给他,一个人咯咯咯地笑。时间又仿佛回到十六岁的那年,木头骑单车带着小白,穿越大半个城市去喝一杯便宜的奶茶。

在武汉晚高峰时的地铁里,人头攒动,木头紧紧拉着她。她说,是木头让她在滚滚红尘中不感到害怕,不觉得自己像蝼蚁一样渺小。于是当晚,他们可耻的合体了。按小白的话来说,那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是为了爱而性,不是性而性。她需要这样一件庄严地事情,来见证深爱。

可是再后来,木头学的是工科,很忙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和小白说一句话。小白和想和木头聊聊,可是有很多事情纠结于“不说憋屈”和“说了矫情”之间。小白一个人抱着书穿梭在诺大的校园里,抬头望望木棉树。满树繁花,满地繁华,就是缺一个人,笑意盈盈的对她说:我给你拍张照吧。他们彼此分离的时间太久,久到木头不知道小白不爱喝奶茶了,小白也不知道有别的姑娘帮他照顾木头了。

五年了,分手是小白先提的,她不想让木头为难。小白还是一个人,只不过更喜欢看大海,远处的蔚蓝就像她的心,那么深沉那么平静。木头有了在他身边的新女友,小白知道后只是笑了笑。当初啊,是她亲自教给他晚上的时候要说“晚安,爱你”,教给他把冰淇淋的尖儿让给女朋友,教给他吵架了只要抱上来就好。所有疼女朋友的必杀技,都是小白教给木头的,木头现在乖的像只小绵羊,只不过主人已不是小白。

比相见恨晚更令人难受的,是相见恨早。

我与你度过最青涩最懵懂的岁月,看你打球的是我,可是为你系上领带的却不是我。

不过,即使最后我们无法在一起,我依然会感激生命中曾经有你。

一帮老朋友后来去上海找小白玩儿,当晚他们喝了很多酒,从来不喝酒的小白哪里经得住几杯几杯的喝。后来她哭着喊着要吃热干面,几个朋友无奈的说,上海哪里有热干面啊?

是啊,上海没有热干面。

武汉有,二十岁那年的武汉有。


●文章来自安红豆



“猛地一下想起了很多东西

例如那些拼了一半的拼图

吃了一口就被吐掉的糖果

刚看了几页就被放进角落的小说

还有曾经喜欢了很久却不得不放弃的你”


那么!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

如果大家想要用文字表达自己

可以把自己的稿子发送至邮箱

3035641157@qq.com~

投稿后请联系后台

让小编及时联系到你~

投稿内容不限

可写日常随笔

可写生活感悟

可写事件评价

可自创小说

小编期待你的来稿!!!



-----------------------------------------

文章来源:安红豆

图文编辑:奚琳琳

图文审核:童心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