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峰山文艺》总0162期

五峰山文艺2019-03-30 06:49:49

娘擀的“哨子面”


最爱穿的鞋,是我娘纳的“千层底”,最爱吃的饭,是我娘擀的“哨子面”。

每当春暖花开时,我喜欢带上妻子、女儿去美食一条街,去品尝咱陕西人做的哨子面。这不,天山碧玉城内的所有哨子面馆,几乎让我给光顾了一遍,无论那家哨子面,从汤料的味道、面的粗细、口感、劲道,远不如五峰山我娘做的地道。

我的老家在陕西关中五峰山,兄妹多,小时候家里穷。一家人生活所需,全靠当教师的爹,以及在村幼儿园临时代课的娘---他(她)们那点微薄的收入来勉强填饱肚子。只有端午节、八月十五、腊八节、过新年的当日太阳出来之前,才能吃上一碗娘手工擀制的“哨子面”。因为,在五峰山有种说法,谁家过节饭吃的早,就意味着这一家人一年四季勤快、平安幸福。加之娘在锅灶操作上比较利落,擀的面又薄又有劲道,且刀工上乘,切的面可以与乾州的手工挂面媲美,做的汤料味道地道,且鲜美上口,因我娘面擀的面好吃,深受左邻右舍的羡慕和欢迎。你瞧,若五峰山那户人家来了重要客人,大部分人家都要请我娘帮忙去擀面的。因此,我娘也赚来了“好人缘”的美名声。

于是,我也常常盼望过年、过节的。每逢过节,当教师爹就翻山越岭徒步到七里外的公社粮站,用自己供应的粮票,换回十斤精制的面粉和两斤大米。往往这个时候,也是我们兄妹最高兴,且期盼已久的美好时分,因爹在购粮时,顺便从副食品商店给我们带回一角钱十颗五颜六色的水果糖。娘拿着水果糖给我们兄妹每人发两颗,而爹娘每人一颗。娘不急于吃她那颗糖,而是忙碌着打扫屋内外卫生及清洗我们的脏衣裳,常常还要熬夜为一家人擀面条。夜深了,不到三岁的小弟上下眼皮打架也不想睡觉,不时地用眼睛盯着娘放在炕头上的那颗彩色水果糖。每逢此时,忙碌的娘来不及洗面手,一边上前抱起在炕边打盹的小弟,在他额头上亲一口,一边喊着我的宝贝娃也,顺手拿起那颗糖咬了一半放在小弟的嘴里,淘气的小弟,这才心满意足地从娘怀里撒着娇到炕上去睡觉。

这不,在家苦熬的日子,我不忘初心,一边跟着爹学习书画,一边跟着表哥去乡间给人家画柜子、箱子、梳头匣子,期间有事没事的,常喜欢向本村、邻村写字好的先生们去求教。一晃到了八四年十月,我毅然投笔从军,入伍到了新疆某部。临别上车前,娘拉着我的手说:“娃呀!别掂家,出去看一看,到了部队好好干,别想娘……”。常言道,新兵盼家信,老兵盼过节。我虽然是个新兵蛋子,与老兵一样,同样期盼过年过节,因为逢节日就能吃上娘从五峰山寄来的哨子面。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终于盼来了在部队的第一个新春佳节。辞旧迎新的除夕钟声敲响时,我打开了大年三十上午从驻地邮局取回来的包裹。包内除了娘做的一双“千层底”新布鞋外,就是娘亲手擀制凉干的、一把三斤重哨子面和一封家书。家书里说,娃呀!年关到是家家团圆的时候,你吃一碗娘擀的哨子面,就不想家等关心的话语。看着娘的亲笔信和那一把包含母爱的哨子面,我的双眼模糊了。随后拿起面放在洗脸盆(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部队过节一般都用洗脸盆煮绞子)煮了起来,副班长库尔勒从炊事班拿来芹菜、豆腐、大葱、白菜、辣子等作料。我按娘平时的做法,煎了一脸盆哨子汤,给同班战友每人打了一碗哨子面,看着大家吃得香喷喷的样子,而在我端起那碗面时,已吃不出五峰山娘做的、那纯正的,特别地道的汤味来,只是在下咽哨子面时,才想起那远在五峰山的娘亲来……

在外工作三十多年,我入了党,提了干,当过班长,上过大学,多次被部队、地方评为“优秀士兵”“优秀党员”“学习雷锋标兵”“优秀青工干部”“基层实干家”“文化名人”等殊荣,这些成绩的取得都与娘多年来的关爱分不开。在疆工作期间,我偶尔也带着新疆的杏干、葡萄干及巴旦木等特产回五峰山探望娘,娘一次次用她那变得粗糙的双手,给我做了一碗又一碗可口的哨子面。有时嘴里吃着面,看着对面而坐的老娘,幸福的泪水在眼里常常打转转。娘有时也不顾年迈体弱,不远千里从关中来疆看我。娘在疆的日子里,每天中午一碗手工哨子面是雷打不动,让我百吃不厌,回味无穷……

如今,我虽然脱下军装已在地方工作二十个年头了,但娘每逢春节,还是从五峰山给我寄来她擀制的手工面。这不,五一前夕,母亲又给我寄来了面和一封家书。来信说,娃呀,你是娘的心头肉,无论你年纪有多大,永远是娘的娃,无论你走得有多远,也走不出娘的心窝窝……

三十年来,凭借咱五峰山人特有的耿直、与不屈的秉性,无论在守边的日子里、还是在地方的工作中,我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我时刻感觉到身后有双慈祥、期盼的眼睛,我不能,也没有理由使娘痛心,让她失望。

噢!我娘擀的“哨子面”,在给我补充营养的同时,她永远是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外闯荡世界不竭的动力源泉。


(未完待续声明,本文为作者:五峰山人原创,不得剽窃盗用。)



★ 本期刊发的所有作品,均为作者原创作品,对不道德行为人,在未获得作者本人和本会同意,对随意剽窃,截载、转载、刊发此文的,造成侵权、作者名誉、本会声誉等不良影响和严重后果的,本会将按照有关法律条文给予追责。为此,本会长期聘用高伊山、李宏两位律师为本会法律顾问。

★ 为保障《五峰山文艺》按时编发,进一步提高编辑水平,本会特聘作家、书法家、玉石鉴赏家韩亮先生为总编,作家石抗抗为主编,诗人武凤凰为总编助理,书画家黄翠歌为书画专栏编辑,马七银、咸一村、白雪为编辑 



﹌﹌﹌﹌﹌﹌﹌﹌﹌﹌﹌﹌﹌﹌﹌﹌﹌﹌﹌﹌﹌﹌﹌﹌﹌﹌﹌﹌﹌﹌﹌﹌﹌﹌

《五峰山文艺》

         

由    五峰山文艺家协会    主办   

陕西长安韩亮书画研究院协办


内   容:以小说、散文、诗歌、书画、摄影、歌曲、快板等文艺形式,宣传、赞美五峰山地区独特的风景名胜、山水河流、传奇典故、人物风俗、土产名优、野茶果品,为咱老百姓谋福利,及时提供所需的精神食粮和智力支持,为一方经济发展注入强大的前行动力,充分发挥好文艺战线应有的作用,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邮   箱:3123259078@qq.com (文责自负,来稿必需是原创作品,30日未登,可发他处)

﹌﹌﹌﹌﹌﹌﹌﹌﹌﹌﹌﹌﹌﹌﹌﹌﹌﹌﹌﹌﹌﹌﹌﹌﹌﹌﹌﹌﹌﹌﹌﹌﹌﹌﹌﹌﹌﹌﹌﹌﹌﹌﹌﹌﹌﹌﹌﹌﹌﹌﹌﹌﹌﹌﹌﹌﹌﹌﹌﹌﹌﹌﹌﹌﹌﹌﹌